孟晚舟之二

整理一下到目前為止的孟案。目前確認美國請求加拿大逮捕是十一月就提出,在12/1抓人,那是剛好孟在溫哥華轉機,和川普打臉習近平沒有關係。這個週末,白宮閣員輪流上電視講與中關係有兩軌,貿易談判為其一,司法為其二,兩者沒有直接關連。美中仍在談九十天內得談妥的貿易條件。我想這是白宮的認知,也是想傳達給中國的訊息。

但現在問題燒回中國國內,孟被抓的消息太大,根本封不住,封不住就得準備民族主義要上綱上線,這勢頭非常像柯林頓誤炸中國在南斯拉夫大使館,群情激憤是可以想見。所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召見加拿大和美國大使,要求美國撤消逮捕令,要加拿大立刻放人,還威脅加拿大,不放人,會有嚴重後果。這樣的舉動,代表民族主義壓不住,共產黨內強硬派聲音太大,不得不為。

但問題是,美加沒有任何讓步的理由,尤其在被威脅後,更不可能。中國有民情壓力,加拿大和美國就沒有嗎? 更何況,美加不是中國,政府高層沒有任何權力干涉法官決定,如何要加拿大政府放人? 共產黨這麼快升高情勢,但又沒有任何籌碼,沒有任何退路,這棋很快就走入死胡同,不祥。

愛國主義有可能轉向,回頭打向共產黨。孟晚舟一介平民,就算身為重要公司高管,也沒有道理拿政府官員才有的護照。更何況還有外國護照、居留權。上街抗議的民眾,回頭思考這事實的時候,是要對美國憤怒,還是要對共產黨生氣?

傷痛有五個階段,一、否認和孤立,二、生氣,三、談條件,四、憂鬱,五、接受。現下中國民情很快地進入第二和三階段,但他們在傷痛什麼呢? 原來習近平的中國夢一點都做不得,原來共產黨給他們大國的想像是這麼的不禁考驗。該死的共產黨。

艾德蒙

如果千禧世代要選一個政治代言人的話,那就是非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莫屬。年輕,外向敢言,又是拉丁裔,矢志追求公平正義,不掩飾對社會主義的偏好,先是在民主黨內初選打敗了所謂的「皇后區的國王」,一個老白男,接著輕鬆拿下眾議院席次,年方29歲而已,一舉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國會議員。

說她是千禧世代,當然行為上也要像。剛剛當選,她就在社群網路上說,華府太誇張了,房價這麼貴,在拿到薪水前,她連房子都租不起。「該我的,就是我的。沒有給我,我一定爭取」,就是千禧世代最為人「詬病」的行為,AOC不知道,連貴為國會議長的Paul Ryan,直到現在,只要人在華府開會,他都是住在辦公室裡!

AOC從初選勝利,就開始成為右派的笑柄。她上電視說,「失業率這麼低,就是因為人人都做兩份工」,完全不知所云。當選後,她說,「如果我們拚一點,確定我們把國會的三個”院chamber”都拿回來。不是,是政府的三個院: 總統、參議院和眾議院。如果我們不在2020年都拿回來,我們就無法在2020年開始。」你以為國會議員至少在參選前,會先了解一下憲法,研究一下政府組織,但顯然她沒有。

好笑歸好笑,但如果保守派繼續把她當笑話,到頭來,吃虧的是自己……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

以法治國

川普的助理和律師都因為對檢察官、調查局說謊被起訴、定罪。中國人實在沒有理由說孟晚舟不用關起來,她騙銀行來違反法律。加拿大這麼公開的保釋聽證過程,中國應該要有人來直播翻譯一下。 

 

這才是他媽的以法治國,就算背後的政治動機多明顯,人權都可以得到保障。 

不是和平演變

白宮團隊裡,對中國最鷹派的就屬Robert Ligthizer和Peter Navarro。美國之音的記者William Gallo,就孟晚舟被捕之事詢問Peter Navarro,Navarro不願給予任何意見,但他說,「我想我們可以在中國,起結構性變化的作用。這是你可以想像得到,對全球市場最利多的消息。」

「他們一定要改革重建。聽好,那不代表他們要對他們的人民丟面子。事實上,他們的人民應該要歡迎此舉,因為如果你有一個,某種程度上溫和的民主市場,那對中國也是個好事。」

我的天,這不是和平演變中國,這是直接逼迫中國民主化了。而講這話的人,剛被任命一起參與和中國的九十天談判。如果底線是這樣,貿易談判會有結果才怪。

孟晚舟

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一事,彷如原子彈一樣,在美中已經緊張的關係中,大爆炸了,殺傷力十足。有幾個觀察重點。

美國是法治的國家,就算抓孟晚舟有政治盤算,法律程序也不能少。所以美國是確認孟晚舟在代稱為F7的香港公司,擔任董事會秘書,才動手。這個F7就是當初中興內部說,偷偷和伊朗做生意的辦法抄襲的對象。華為和中興都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禁令,但華為十分小心,掩蓋得很好,所以中興才會說要抄F7。美國在調查中興的時候,華為和F7的關係資料,也自然落在美國司法部手裡。

如果孟晚舟沒有F7的關係,美國司法部就算把她抓到美國,聯邦法官也會很快把她放了。美國不是中國,聯邦法官不是行政部門的遮羞布,而且裡面多的是討厭川普的自由派。

但F7裡面有這麼多人,偏偏鎖定孟晚舟,那只有一個理由,她的目標最大,她是任正非的女兒和準接班人,要打華為,沒有人比她更適合當目標。但打華為是美國長期目標,不用現在出手,如果選在貿易戰熾熱的現在出手,那就是非常針對性了,不是打華為而已,這是貿易戰的一環。

有沒有可能是那個流氓幹員、檢察官擦槍走火,「不小心」把孟晚舟抓了。不太可能,因為是加拿大抓的。如果是美方的流氓幹員在美國未經允許而逮捕孟晚舟,也許還有點可能,但加拿大出手之前,一定是和加方和美方高層都得到確認,如果不是美方施加壓力,加拿大沒有道理淌這混水。

加拿大是在12/1出手,正是川習在阿根廷談判的時候,更增加此舉為針對中國政府的可能。

非常不透明的共產黨高層,現在大概一團亂。要抓幾個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巨頭報復嗎? 要全面在貿易戰上開打嗎? 唾面自乾當作沒這回事? 沒人知道共產黨會怎麼回應,但美國一直打一直打的企圖已經非常明顯。

另外,史丹福大學的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也在12/1自殺身亡。據說他和華為也有關係,陰謀論四起。華為竟然是共產黨內鬥的起跑點?

政治作為一個志業

今天股市休市悼念剛剛逝世的老布希總統,華爾街日報說,他是舊時代紳士,卻在一個逐漸黨派鬥爭激化的環境當總統,所以最後連任失敗。為什麼這麼說呢?

1988,雷根兩任總統任滿,副總統布希爭取黨內提名,但碰到逆流,在愛荷華州的初選,落居第三。為挽救繼任機會,老布希說出了有名的話,「讀我的唇,沒有新稅Read my lips: No new taxes.」一往右派靠,布希就開始勢如破竹,成為執政黨在兩任總統後,仍舊能入主白宮的少數例子。但老布希面對的是民主黨主控的參眾兩院,他這個相信不分黨派合作的老紳士,吃了不少民主黨的虧。

以老布希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勝利的高人氣,以及美國在冷戰全面勝利的戰果,他競選連任居然非常辛苦,平白跑出來一個Ross Perot瓜分右派選票,然後經濟陷入衰退。經濟衰退有很多原因,但其中之一是他違反競選時的承諾,居然加了稅。這加稅是民主黨的眾院議長設的陷阱,手控預算權的民主黨,逼迫布希,如果要預算通過,就要加點稅,「平衡預算」。不敢讓政府關門的老布希,相信「超黨派合作」的理念,就這樣走入圈套。

在經濟景氣不好的時候加稅本身就是神經病,但更傷的是,1992年的選舉,柯林頓就一路播放廣告,「讀我的唇,沒有新稅」,然後再加上一句,「笨蛋,問題在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果然布希就是這個超黨派的笨蛋,打包回家。

但我不相信華爾街日報說的,黨派鬥爭在最近才激化。從美國立國的開始,黨派鬥爭就是政治生活的一部份,相信超黨派可以合作的,不是笨蛋,就是自以為華盛頓再世。以傑佛遜這麼溫和的個性,政治惡鬥起來,都完全沒有限制,對手死了,他只有開心,沒有任何兔死狐悲的傷心。這是人性的缺陷,也是民主政治的必然。我說是必然,因為在民主時代,願意承受這麼多人身攻擊來擔任政治人物,那是一種為國為民,為在歷史留名的野心。當國家、人民的未來和自己的歷史定位是政治鬥爭的目的,是比賽的獎品,講溫良恭儉讓,那不只是做作矯情,更是違背自己「政治作為一個志業」的使命。

所以我看到陳其邁和韓國瑜在選前私相授受,「你不提我爸,我不質問你老婆」,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蘋果日報社論罵了這兩人違反民主精神,剝奪人民知的權利,罵得很好,但還不夠。陳其邁裝紳士,把市長寶座弄丟了,所有韓國瑜執政的失敗,都要算在陳其邁身上。本來就應該狠狠地把韓國瑜老婆土地上有問題的地方,大打特打,那才是民主選舉的精神,那才是負責任。不只這樣,過失致死的事情,也要調查,也要質問才行。這個交易「你不提我爸,我不質問你老婆」,本身就是不對稱的,還在那邊自我感覺良好。人家不提你爸,那是不用提,全高雄市,甚至全台灣,誰不知道陳哲男是你爸?

臉書抖抖音

我撤離臉書有很大的一個原因是不喜歡臉書演算法的不確定性,我只想要很單純的寫文章給人看,如果一直在臉書,固然讓讀者分享方便,觸及率好像很高,但總覺得干擾太多。我寧願用部落格從頭開始,「強迫」想看的人,固定回訪,只有文章,沒有其它雜七雜八的廣告、分享、按讚等等。

而且臉書,雖然在台灣還是廣受歡迎,但江山代有人材出,臉書沒落的一天,總會到來,早點脫勾,早點清爽。

而這沒落的一天,可能來得比想像的更快。臉書用他們自家研究的演算法,根據你的瀏覽紀錄、點讚、分享歷史,在你的feed裡面,放給你,他們覺得你會想看的東西。這模式,可能不是最理想的。我判斷推特這種,只照時間順序,少用演算法的feed,比較單純,長期下來,應該會勝出。但趨勢也有可能是轉到另外一個方向,亦即全讓AI(人工智慧)演算法決定你要看什麼。

矽谷知名的中國科技觀察家Connie Chan,最近分析了中國AI趨勢,她說AI已經不只是產品的一個特徵,而是本身就是產品。她舉的例子是抖音/TikTok,短小精幹的小影片,在手機上一直播,全讓AI決定消費者想看什麼。Connie Chan說這人工智慧和臉書的演算法有極大的不同,它完全就憑使用者是「刷走」還是「留下」的使用歷程,學會使用者的偏好。效果相當驚人,用戶增加不但快,而且黏。不知道國中生為什麼著迷抖音/TikTok的「老人家」,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影片,稍為看一下,你就懂這魅力了。

臉書已經變成大怪獸,絕對沒辦法開發出這樣的產品。雖然我不覺得抖音這樣的產品會完全取代現有的社群網路,但臉書的重要性,一定是逐漸下滑的。

一定會打

1930年,美國國會通過惡名昭彰的Smoot-Hawley Tariff Act,提高超過兩萬種商品的進口關稅,主要貿易夥伴立刻報復,加懲罰性關稅到美國商品上,全面性的貿易戰,把原本可能只是景氣衰退的股市崩盤,弄成長達十年的全球大蕭條。經過Smoot-Hawley的慘痛教訓,全世界再也少見這種貿易戰,直到川普當上總統。

Smoot-Hawley的一個反思是,如果關稅這麼重要的決定,放給國會議員決定,這些議員,很可能為了選區的需要,不顧全國的利益,而做出錯誤的決定。因此,談判貿易協定的權力逐漸地由國會轉到總統身上,目的是,行政部門有比較多專業官僚,總統比較能出於理性的角度決策,而不會重蹈覆轍。所以總統甚至擁有了快速談判的權力。但誰知道,美國會選出川普「這樣的總統」?

這種鐘擺式的權力分配,現在輪到民主黨主宰眾議院,很有可能就把貿易協定的談判權,再從白宫手上搶回。這是我上篇文章說的,美中雙方,都在等第三個玩家上桌的原因。民主黨會從川普手中要回多大權力,我們還不知道。但很多人都搞錯一個重點,以為Smoot-Hawley是個意外,因為這個意外後的慘痛教訓太深刻了,所以歷史絕不會重演。

我說Smoot-Hawley不是意外,而且歷史也沒有不重演的理由……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會員及媒體」,參閱會員加入辦法。

喘一口氣

美中在阿根廷宣佈貿易戰暫時停火,美國同意三個月內不會再加進口關稅,中國先在小地方讓步,順便買些能源、農產品,雙方在三個月內繼續談判。

中國要喘這口氣,有很多的猜想,比如說,2000億美元的出口商品,對經濟實在影響太大,能拖則拖。也有可能是傳說中,共產黨準備大手筆再搞基礎建設,再弄一次劉志軍等級的高鐵建設,想先買些時間來計劃一下基建,為長期貿易戰出個備案。更有可能只是單純買些時間,好好來整理去槓桿化的問題。

但我覺得,美中雙方,都需要喘這口氣,是為準備下一個主角的上場。這個新角色,就是即將上任的,民主黨掌握多數的新眾議院。

共產黨很想看看民主黨可以把川普弄得多殘,也許特別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報告,會把川普弄得不死也去半條命,那貿易戰就不用提了。而川普政府,也要觀望一下,剛和加拿大、墨西哥簽的新版自由貿易協定,還要國會批准通過才行。先看一下民主黨在對外事務上,會不會給白宮綁手綁腳。如果不會,甚至主動加碼,那貿易戰就可以打得更火烈。如果國會是絆腳石,那川普政權也要準備一下,貿易戰怎麼打下去。

所以這週末美中高峰會的重點,劃下來只有一條,美國沒有任何讓步,一切都是停看聽。

一杯溫牛奶

最近在看Netflix的Kim’s Convenience,講韓國移民在多倫多開便利商店的喜劇。對我們異鄉移民而言,看著這些似曾相識、移民和美洲社會的磨合經驗,以輕鬆的喜劇角度,哈哈一笑,沒有什麼壓力。

紐約客的樊嘉揚,剛好也在推這劇,她說,「就像一杯溫牛奶一樣」,對她這種1.5代移民而言,劇中人的故事讓她有溫暖的感覺。但我很清楚知道,她這種溫暖的感覺,和我們第一代這種開心看劇的感覺不一樣。

對我們來說,移民面對美國社會,有很多的挑戰,辛苦時候多些。當我們看到其它移民的故事,我們開心,因為這些橋段,提醒了我們生活可以是有趣的,可以把辛苦先放在一旁。好像當過兵的,回頭看軍教片一樣,一切痛苦都走過去了,就只剩「光榮回憶」,當然可以哈哈大笑。

但對移民後代而言,Kim’s Convenience的故事,是讓他們想起了溫暖的童年,那些和父母親近的歲月,有時幫英文不好的父母感到尷尬,有時對不了解美國社會的父母感到無奈,更有時對父母無理的要求感到生氣,但更多時候是小家庭的溫馨。長大回想這樣的童年,那真像是冬夜裡的溫牛奶,撫慰人心。

少糖去冰

台灣人點珍奶常要「少糖去冰」,這兩個要求,是非常富有台灣文化意味。「少糖」本身,雖然對身體很好,但在文化歷史裡,可能帶點悲傷的味道。在比較進步的國家,如美國、歐洲和日本,甜點真的很甜,我猜想的理論是在國家發達的時候,這些國家和地方有機會接觸到珍貴的糖,富人大量使用糖在甜點裡,讓屬於奢侈品的甜點,變成一個美好生活的想像,因此當工業化後,生活富裕,使用糖的文化,就自然往下流行到各個階層。

但糖的生產,充滿了血淚。歐洲人為了享受糖,在西印度群島和美國南方,大量種植甘蔗,但種植甘蔗,在工業化前,是非常勞力密集的,於是黑人被從非洲捉來當成莊園的奴隸。為了享受糖,歐洲和美國的白人,創立了一整套奴隸制度。這黑暗的人類歷史,就算美國獨立宣言裡說,「人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些不可分割的天賦人權,黑奴依然存在,美國要等到打了一場內戰,死了幾十萬人後,才能真正把泯絕人性的奴隸制廢除。

台灣的蔗糖生產,雖然沒有奴隸制,但在日本帝國的殖民下,為供給日本國內糖的消費,南台灣被改造成巨大的甘蔗莊園,台糖到現在還無所不在,就是這個製糖產業過去很龐大的證據。台人雖然不是日本帝國的奴隸,但二等公民的血淚史,也令人傷心。南台俗語,「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裡面的這個「會社」和大英帝國的「東印度公司」一樣,勢力大得不得了。

就因為糖的來源無虞,所以日本工業化後,吃起甜點來,當然越甜越好。但一般台人,雖然有廣大的甘蔗田,但其實吃到糖的機會很少。就算日後發達了,沒有對糖的想像,不習慣吃糖,自然就會覺得美國、日本的甜點都太甜了。我們可以說,因禍得福嗎?

我這理論,從最富裕的府城人,是台灣人裡吃的最甜,這個事實裡間接得到驗證。我沒去過香港,所以不知道香港的甜食習慣,吃過的朋友,是不是也可以證實,在大英帝國治下的港島人,也吃的很甜? 香港沒去過,中國更別說了。但我猜,中國人也吃的不甜。就算以前封建貴族,吃過甜美的點心,這些貴族文化,大概也給不斷革命消滅得差不多了吧。

公投禁止

民主社會,人民擁有國家主權,所以公民投票的結果,就如同老闆做了決定一樣,位階很高,高過立法機構訂定的法律。有時候甚至超過憲法。因為公投可以決定憲法的制定和修改。正因為公投的法律位階很高,不能拿來隨意開玩笑。英國脫歐公投一過,反對脫歐的政客和民眾,哭天喊地,但沒有一個主事者,敢隨意不遵守公投決定。而因為效力很大,公投不該隨意進行,民進黨政府應該推動公投的門檻升高,除了憲法相關的公投外,最好全部禁止其它全國性的公投。

「禁止公投」這話,是冒民主大不韙,尤其是對千辛萬苦爭來民主的台灣人說,國家主人決定政策,何錯之有。但我說「民主的問題,要用更多的民主來解決」這話,在美國以外的地方講,都有嚴重的後果,不是沒有道理。這次台灣公投的結果,就說明了民主是個脆弱的寶貝,直接民主的施行,得謹慎小心。

公民投票把公共政策決定交回人民,彷彿就像台灣二千多萬公民,回到古希臘的直接民主時代,一起在雅典的人民集會場所,各抒己見,繼而投下神聖的一票,決定國家的未來。如果認為這是一幅美麗的圖象,那就是不了解雅典直接民主的可怕之處。集會裡的公民,或因利益,或因一時激情,很容易就形成多數暴力的暴民政治。雅典人曾經投票決定,把打勝仗的將軍們,全部處死,只因為這些將軍因為海象不好,無法及時為墜海戰士收屍。看清楚哦,是打勝仗,不是打敗仗,這不是失去理性的暴徒,還可以是什麼?

如果之前不相信多數暴力在直接民主裡的可怕,這次公投裡落敗的支持同性戀結婚權的團體,應該有很切身的感受了吧。當「民意多數」決定你沒資格結婚,那你和被處死的將軍,有什麼兩樣?

不要小看多數暴力可以達成的項目。如果今天公投題目是,「基本工資加倍」,你猜公投通過的機會高不高? 又或者是,「年收百萬以上,稅率加倍」,你覺得支持者多不多? 又或者更極端的題目,「欠債免還」,你覺得百萬欠錢大軍,會不會樂意支持?又比如,更可怕的族群問題。不要講人身、血統,講語言就好,如果公投題目出了「河洛話作為國語之一」,你猜台灣會不會被翻了過來?

兩百多年前,美國制憲先賢有機會打造全新的民主共和政體,念茲在茲的,就是平衡主權在民的民主精神和保護少數不受暴力剝奪權利和自由。為避免多數暴力,漢彌爾頓甚至一度主張要有君主制,因為賢明的君主,大公無私,可以否決多數暴力定出來的法令。最後發想出來的美國憲法,依然保有這種「賢明君主」保護少數的機制,比如說,總統對國會制定的法令有否決權,就是避免多數暴力的機制。同樣的,參議院的元老院精神,也可以制衡眾議院容易倒向多數暴力的民粹選制。

而美國憲法的三權分立,在最高法院爭取來的違憲審查得到落實後,形成最強力的保障少數制度。國會因為一時激情或是派系勾結,而定出侵犯少數人的憲法權利時,從下級法院一路到最高法院,都可以宣告法律無效。正因為有這樣在制度和法律上的層層保護,美國的民粹政客恣意的「用更多民主來解決民主問題」時,美國社會不會脫序變成暴民政治。

當我們看到美國各地蓬勃的公投運動時,我們要把美國憲法的整體制度一起放進去考量。這些公投,最多到州的層級,許多州甚至沒有公投制度,更沒有聯邦層級的公投。而有公投的州,除了州憲的限制外,更有美國憲法的緊箍咒,絕非兒戲般的投票玩兒。

沒有美國層層制衡的憲法理論和實踐,台灣像開玩笑一樣的辦公投,遲早鬧出事來。應該說,權利受侵犯者,已經感受到出大事了。同婚爭議,雖然最後還有高等法院的釋憲擋著,但就如我開頭說的,公投的位階很高,已經通過的公投案,大法官有無宣告違憲的權力,在台灣,我們還沒有肯定的答案。

一時激情弄出暴民政治的全面民主,遠不如受點限制但可長可久的代議民主。朝野應該認真檢討這次公投的施行和結果,不要被表象民主的公投名義給迷惑,請把公投限制於地方事務和憲法本身就好,千萬不要再隨便辦全國公投了。

說三道四

選後檢討民進黨聲浪不斷,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也可以隨意指點,DPP is a bitch, but it’s OUR bitch. 什麼東西,敢打罵我們的小孩。「我們」是誰? 我們是這些民進黨,連黨都不是的時候,就在買黨外雜誌,吃民主香腸的人,我們罵蔡英文、賴清德、陳菊,那是關起門來,「諸神」的過程,你們這些小東西,是誰呀,敢對這些民主前輩說三道四? 有張選票了不起? 民主怎麼來的,都搞不清楚,還騎到頭上來了。

但民進黨的本質就是鬥爭的政黨,關起門互罵,沒有比外人兇的話,就不配叫台灣人的執政黨。

從謝長廷在日本風災的表現,我就覺得謝長廷這輩人,該謝幕了。很多網友還不信。蘇貞昌、陳菊這些策馬入京城的革命世代,到這個年歲還在沙場上奔馳, 不但充滿違和感,頻頻判斷錯誤,根本就吸引不了選民,還把一世英名給毀了。

2016年民進黨的勝選,是一個世代結束的開始,2018年,才算真正讓這些沙場老將,甘心放手。

不要喪氣,民進黨的勢,比國民黨的氣要來得長,這是兩個政黨本質不同會有的結果。老喜歡講「一團和氣」的國民黨,養出一堆自私、懶惰的公子哥兒、千金大小姐,做事不會,官氣十足。丁大少爺,真讓你選上市長,你幹得來嗎? 連驗個票,都可以公子哥兒脾氣大成這樣,真要讓你當市長,那可會比馬、郝還可怕,至少馬、郝還會裝一下「以民為貴」。等著看,韓國瑜、盧秀燕這些料,首長幹不來的,到時只會忙著讓手下吃食市府。民進黨,不用做什麼特別的事,把中檢、高檢抓貪污的人力加倍,四年後,輕鬆討回來。

能夠修理官僚機構的柯文哲,才是民進黨真正的對手。但不要等柯P新黨執政後再來修理台電、台鐵這些廢物機關,小鞋穿這麼久了,開心嗎? 「自由化」做為機構改革的大旗,要比年金改革那種針對人的鬥爭,來得溫如,又來得有效。就算不執政了,也真為國家做了些事。

超級寶寶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這兩天成了全球名人,據說他製造了全球首例的精品設計寶寶(designer baby)。賀建奎把兩個胚胎用CRISPR基因編輯的技術,切掉CCR5基因後,植回母體,成功生下兩個寶寶,叫Lulu和Nana。這軒然大波有很多觀察的角度,而且加上中國因素,事情變得很複雜。

如果有看過賀建奎在YouTube的影片,很容易就傾向說,這是一個爭議性很大的實驗,但賀的出發點不錯,如果完全沒有後遺症,大眾應該是可以接受這樣的精品設計寶寶。CCR5基因,和愛滋病有很大的關係,沒帶這基因的人,不會感染HIV病毒。賀建奎寶寶的父親據說帶有愛滋病毒,從來不敢想有小孩,因為愛滋病在「發展中國家」廣受歧視,現在透過這科技,確保小孩絕對不會得愛滋,等於是幫他的小孩,還回了公平的起跑點。

但賀建奎新聞一出來,不只在西方廣受批評,連在中國都沒有好下場。同行相忌,很多人罵他沽名釣譽,不顧倫理,搶做第一。而我認為他暴露了共產黨治下愛滋蔓延的問題,黨一定會處理他,南方科技大學已經和他切割關係,再來這人應該會被消失。但CRISPR這個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而且說實話,這技術,很多人早就認為可以用在人身上,會的人也很多,只是政府不准而已。在彷如西部拓荒的中國科學界,賀建奎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做精品設計寶寶的科學家。說不定,在這當下,早有許多外國有錢人,坐上飛機到深圳找賀建奎們造他們的超級寶寶了。

我認為這新聞該注意,但是對這科技,我採比較審慎樂觀的態度……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

權力在細節裡

紐約的傳奇州長Al Smith,十三歲喪父,為幫助寡母維持家計,他初中就輟學,到漁市場當搬運工。逐漸長大的Smith,和許多的愛爾蘭裔的青年一樣,充滿夢想而機會很少。於是他開始在一天辛苦的工作後,到民主黨派系椿腳打雜,幫忙「選民服務」。因為他做事可靠,使命必達,而且做到大家滿意,逐漸地,派系大老看上他,要他選州議員。

因為紐約市的愛爾蘭移民眾多,民主黨政客雖然腐敗臭不可聞,但因為照顧選民非常成功,所以黨提名人選都可以輕鬆當選。Al Smith不到三十,就當選州議員。州府Albany遠在上州,Smith在州議會開議時,就住在宿舍裡。白天開會,菜鳥議員桌上擺了一堆法案,Smith連初中都沒畢業,看也看不懂,黨叫他投什麼,他就投什麼,在議場沒講過一句話,也沒被選派到委員會議事。晚上下班,議員們一起在酒廊聚餐喝酒,Smith也去交朋友,有時還會高歌一曲,但他通常都會早走。早走是要回他的宿舍讀法案。對這個從小到大,只唸完過一本書的Smith而言,剛開始就像看無字天書一樣,什麼都不懂。但沒人教他,也沒人徵詢他法案的意見,他自己決定繼續讀下去。為了讀懂這些法條,他開始跑議會的法律圖書館。晚上的宿舍生活,變成他的夜間部法學院。

但議員薪水太少,大部份的議員都還有別的工作,只有開會才來Albany,Smith不是在紐約市選民服務,就是在州府開會讀法案,但他很快就有五個小孩要養,生活壓力太大。於是他跑回大老處,看可不可以有別的工作。大老說有個市區的肥缺,你要不要。Smith的眼睛立刻就亮起來,但大老的臉色馬上就沉下來,「你拿了這肥缺,你就沒辦法在這地方成為大人物,我讓你有個成為大人物的開始。對菜鳥來說,Albany很難出頭,幾年之內,你也沒辦法全部學會該學的東西。但你在學,而且你在選區很受歡迎,你走的路是對的。如果你想回Albany的話,我會和你站在一起,但也許你該就此放棄。」

Smith咬緊牙,回去當他的議員,繼續讀他的法案。下的苦工,慢慢地顯現成果,他不但紐約州大小事,通通了然於胸,他對法案的專業,更是受同事尊敬,議場的發言,沒人敢不注意聽。委員會派任,越派越重要,六年內,民主黨拿下州議會多數,Al Smith搖身變成多數黨領袖。但他還是繼續在晚上讀他的法案,法案嫻熟,政通人和,兩黨通吃。1919年,Smith46歲時,民主黨提名他選州長,成為紐約州第一個愛爾蘭裔的州長。

寫這故事是給新科議員們看。政治是權力運用的遊戲,權力藏在很多地方,市府控制的機構,擁有很多權力,議員對人事、預算的發言權,給議員很多權力。但很多人不知道,真正要有可長可久的「權力」,還在法案的審理和制定。要做大好事,要懂法,所以要學Al Smith的精神,勤讀法案。

色情天一

中國同性戀網路作家,「天一」,因為在網路出售同性戀情色小說「攻占」,遭到判刑十年半。這荒謬的判決,受到許多人批評,因為連強暴犯都沒判那麼重。

人民共和國不屬於人民,同性戀在共和國裡,更沒有立足之地,同性戀還搞色情,共產黨饒得了你? 但共產革命是解放人民,怎麼這個共產黨這麼保守反動? 也不只反同,嘴巴講「女人撐起半邊天」,但女性從來沒在黨裡掌有實權,現在七個政治局常委,沒有一個女性。

到頭來,共產黨還是個封建的革命黨,離進步的意識型態,還遠得很。因此封建時代的權力更迭,成王敗寇,也會是共產黨的下場。

藍色浪潮

美國期中選舉的藍色浪潮是真的,而且很像海嘯一樣,我在選前的希望落空了。愛荷華是傳統的搖擺州,在川普當選那年,四席眾議員裡,三席共和黨,一席民主黨,今年的選舉,完全翻過來,和果不是「種族主義者」的Steve King勉強守住鄉下地區,民主黨會橫掃敝州。而在加州的橙縣,是深藍大州裡的紅點點,富裕而相對保守,是尼克森的老家,雷根的起家地,原本是共和黨四席眾議員,民主黨三席,今年被民主黨橫掃,拿下全部七席。

都會區的年輕人,不喜歡共和黨,眾所皆知。現在共和黨,勉強靠著南方的保守派,握住參議院,但人口大勢是站在民主黨那邊,Ted Cruz在德州選的那麼辛苦,就是一個明證。德州的大城,現在已經是遍地藍天了,全州由紅翻藍,也只是時間問題。

到底共和黨該怎麼辦? 我看到兩條路,一是重新找回保守主義的靈魂,給失落的心靈一個慰藉,二是擁抱右派古典自由主義,給自由新的定義。不管那一種,亞裔移民,都應該是共和黨的首要吸收對象,亞裔重視家庭,相信教育和努力的價值,完全符合共和黨的核心價值,而且說實話,在民主黨的「多元化」政策下,亞裔都是被犧牲的一群,為什麼要一再被這些左派綁架呢?

貼一篇川普當選後,我寫的分析,當時很多人笑,現在看,準確的不得了。

共和黨的精神分裂

November 13, 2016

川普勝選後,媒體迫不及待檢討民主黨,但有迫切危機的是共和黨,不是民主黨。川普在我看來像是2012年的馬英九,在金溥聰的操盤下,硬是擋住大勢,讓國民黨迴光反照。川普靠個人特質,加上希拉蕊的不討好,拿下白宮,把原本該分裂的共和黨,硬粘在一起,讓共和黨再喘一口氣,但很快就會出問題了。

人口大勢是偏民主黨的。在美國,千禧世代逐漸展露頭角,人口又眾多。我最近開始聽到局勢分析的人講,戰後嬰兒潮世代已經不重要,不但人老去,之前擔憂的財務重擔,也沒想像中的嚴重。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多保守,後浪多進步,一進一退,大勢是偏民主黨的。

還有種族組成。美國很快就要變成minority-majority,即沒有一個種族超過半數的國家。新生兒中,白人已經不到半數,而且移民又以非白人居多。川普倚靠的白人男性主力,在人口大趨勢下,是逐漸弱勢的一群。如果共和黨繼續仰賴這群選民,繼續和移民、少數民族為敵,是沒有未來的。

而且,民主黨內的意識型態並沒有大分歧,社會議題上是進步左傾的,財政議題上是偏大政府的,黨內的差別只是對這進步議題要激進,還是緩進的差別而已。Bernie Sanders和希拉蕊的政見,根本就是大同小異。

而另一方面,共和黨的內戰才剛要開始。國會議長Paul Ryan代表的傳統保守派,從Barry Goldwater、Billy Buckley和雷根一路以降,講求小政府、大美國軍事主義、重商、自由貿易、包容移民,而在社會議題上保守但不頑固的主流共和黨,碰上民粹討好失勢白人,由茶黨開始,Ted Cruz領軍,但最後被川普完全接收的極右派,將會在利益分配、政策制定上南轅北轍,兩軍不打個你死我活,是不可能的。

共和黨本來就是因為有共同敵人才能把這麼多不一樣的派系集中在一起。經濟學大師傅利曼說他是大寫R的共和黨就是這個意思,他要的是這個能打仗的黨,不一定是認同黨的理念。而現在這個黨的領導人,是個可怕的草包,要主流共和黨心服口服,不容易。如今共和黨大獲全勝下,民主黨這共同敵人暫時看不到影子,醜陋的利益爭奪、路線鬥爭將會浮上檯面。

打一架也好,分裂也好,總得把理路弄清,共和黨路線再不清楚下去,未來幾十年白宮都會是民主黨的天下,那只會是壞事,不會是好事。沒有撐持美國資本主義、自由獨立價值的共和黨對抗,民主黨就會更快速地走向歐洲式的社會主義,新世界就和舊世界沒有兩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