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的中國豬

瑞銀集團(UBS)的經濟學家在節目裡評論豬肉價格上漲,是中國消費物價指數上漲的主因,「這事重要嗎? 如果你是中國豬,那就重要。如果你在中國愛吃豬肉,那就重要。對世界其它的地方而言,不是那麼重要。」

「中國豬」? 瑞銀你死定了。

再多的道歉也沒用,脆弱的中國百姓,沒辦法不連想到被當成豬。瑞銀在中國的生意,眼看才要起飛,現在應該都要沒了。Bill Bishop這個老中國通,雖然說了,「這不幸的訊息是,如果你是外商而想成功的話,你就要注意你和全球員工講的話」,但還是認為事情會過去。但我不覺得,這個民族怒氣是瑞銀的政商關係壓得下去的,因為這玩笑話,當真的意味太濃了。

書寫權力(三)

Robert Caro在1957年,從普林斯頓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紐澤西一個小報當記者。小報和當地主政的民主黨機器關係相當緊密,緊密到,選舉的時候,主跑政治新聞的記者,還放公假去幫政治人物寫演講稿。Caro上班沒多久,這個專寫演講稿的老牌政治記者剛好小中風,需要有人暫時幫他和民主黨地方大老作新聞連繫,因而找上Caro這個無威脅的菜鳥。結果大老還挺欣賞Caro,常常獎勵他寫的稿子。那時他一週領薪水52美金,但大老給他的獎勵,是口袋裡隨意掏出來的百元大鈔。政治與媒體的關係,永遠是這麼夾泥帶沙。但對Caro這年輕人來說,工作順心得意,受人肯定,荷包滿滿,沒什麼不好。

直到選舉日那天。

選舉當天,Caro和大老一同乘車巡視各投票所,大老平日的司機換成一個警察隊長。大老所到之處,維持秩序警察的都過來打招呼。大部份的投票所都順利沒事,但車行到一個特定的投票所時,小巡警回報有點小問題,正在處理。原來是有幾個黑人年輕人,不知為何事在投票所外抗議。就在大老巡視、了解狀況的時候,警察開小巴過來,把這些黑人趕上車帶走。抗議的年輕人無力的遵照指示上車,不知下落。

多年以後,Caro回想這一幕,他認為是這些年輕人表現出來的無力感,只能乖乖接受命運的可憐,讓他生氣了起來。突然之間,他不想和大老同車了,到下一個紅綠燈,他講也不講一聲,門一開,就下車走人,他也再也沒回那個報社。Caro知道他的本心,他寧願在街頭和那些年輕人站在一起。

書寫權力的Caro,如果只是站在擁有權力的大人物這邊,看權力如何取得、運用,那他寫的是政治學教科學,描繪的是厚黑學。但Caro並不只想如此,他還寫了權力的另一邊,那些受到權力運用而受苦受難、和那些因為權力施惠而脫離困難的平民百姓。因為有如此的深度和厚度,所以Caro的兩套人物傳記,才會有這樣的傳世影響力。權力從來不是非黑即白,一翻兩瞪眼。權力是複雜的,通過層層考驗而取得權力的大人物,也是複雜的,而大人物運籌帷幄的時代,更是複雜無比的。

「權力讓人腐敗」,這句老生常談,在Caro眼裡,並不正確。權力並不總是讓人腐敗,權力也能清洗人世間的髒污。「當你爬向頂峰取得權力的時候,你必需用盡一切方法,你必須把你的真實目標隱藏起來。因為如果人家知道你的目標,他們可能就不會讓你掌權。」「當你拿到權力的時候,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所以權力揭露一切(Power reveals.)。」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

Libra

臉書的加密貨幣libra,和比特幣一樣有區塊練科技,但和比特幣不一樣的是,臉書的加密貨幣有實體資產支持。我想了一下,到底這樣的加密貨幣是什麼。現在想通了,其實就是可轉換的禮券點數。這樣的結論有錯嗎?請指教。

南蠻義士

香港的「反送中」聲勢浩大,但看起來會碰到「死豬不怕滾水燙」。一方面,北京內鬥態勢未明,還沒能定調如何處理香港情勢,另一方面,「逃犯條例」的暫緩立法過程,算是多方面可以暫時交代過去。所以抗議要能取得成果,不容易。從北京的立場來看,如果答應百萬人潮,廢逃犯條例、換特首,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把民意引入共產黨的決策過程,只會引來更多的上街人潮。所以北京裝皮,賴過去的可能性很大。

萬人送仲丘、太陽花運動等台灣的抗議行動,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抗議的人群,手上還有武器,所以政府會怕。這武器,就是選票。但香港人沒有這武器,百萬人上街的下一步,就是兩百萬人上街。但是然後呢? 沒有選票,只能把警察打到頭破血流,讓解放軍上陣,讓香港人血流滿地,讓抗議變成國際事件,讓共產黨手足無措,讓政變在北京上演。香港人準備好這樣的終局了嗎?

黎智英說是,因為年輕人已經退此一步,即無死所。人說廣東人南蠻、硬頸,香港人是要當袁祟煥,變成北京棄子,還是要幹孫大砲,作推倒帝制先鋒,決定在此役。

慘勝之後

沙特說,「如果把勝利的細節告訴你,聽起來會和戰敗沒什麼兩樣。」蔡英文在民進黨初選的勝出,就是這樣的慘烈。初選過程中的一路落後,黨中央三度更改初選規則,遭受批評不斷,同時,國民黨敵手的氣勢驚人,讓蔡的連任之路,數度瀕臨絕境。而賴清德尼采式的預言,如果蔡總統在初選打敗他,「就會是蔡英文2.0」,在現在聽來,正確無比,因為蔡英文面對這許多困難,仍然保持優雅,不疾不徐地打贏初選,這初選的確讓蔡的戰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

但仔細研究蔡的勝選要素,最後可能還是得歸功「中國助選團」。從年初習近平的元旦講話開始,中國因素就出現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而且隨著國民黨候選人親中的旗旘高舉,更把台灣人未來的命運,緊緊地綁在總統大選的結果。經過三年考驗、美國認證的蔡政權,就在對比中,越給人穩定,越給人保衛未來的安定感。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更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地把原本遊移不定的選民,堅定地推向維持台灣主權現狀的蔡陣營。

但接下來半年的選戰,蔡英文還能維持這樣的氣勢嗎? 這要取決於中國助選團的態度。

如果北京主政的高層,是如同鄧小平一樣的有信心和能力,他們可以從「失敗」中學習到教訓,可以從容地放過這一局,讓國民黨代理人暫時不再推兩岸統一的進程,而讓國民黨人有機會用經濟議題,打敗民進黨。而如果北京主政的高層,是如同江澤民、胡錦濤時期的派系共治,那內部的激辯,也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別急,先等等」。但北京現在的局勢,沒有氣度恢宏的強人,沒有恐怖平衡的太子黨惡鬥共青團,只有色厲內荏的習近平和他的治國小圈圈,而這集大權於一身的小團體,正處於和美國惡鬥的宏觀環境,「寧左勿右」的氛圍,因此中國的對台政策,只有硬幹,沒有軟下身段的空間。

北京很可能硬推香港的「逃犯條例」過關,如果香港的局勢是這樣的不可收拾,對台的干預,只有更多,力道只會更強。透過代理人出手談兩岸統一的可能,只會更上檯面。文攻武嚇的戲碼,也會出檯,規模很可能會超過九六年的台海危機,到時就不是美國派艘航母巡守台海就可以解決了。就算北京在「逃犯條例」上鬆手,讓國際緊張局勢稍為緩和,共產黨對台的進逼,也不會鬆手,因為台灣政局的倒向北京,是北京要回面子的重要關鍵。「在香港失去的,要在台灣討回來」,所以不管香港政局如何,逼迫台灣的力道,只會更強。

但國民黨現在看到蔡英文民調的氣勢,應該深明「親中」政策的下場。人民,尤其是年輕人,並不想向中國靠近,對這大怪獸,台灣人民只想離得越遠越好。懂台灣政局,知道民心項背的國民黨人並不少,但這群一樣以台灣主體性為首的國民黨人,就要直接面對北京傀儡的挑戰。國民黨短期的內戰,會把這兩個陣營的分別,劃分得很清楚。國民黨的初選一直選下去,台灣人民,就可以清楚劃分出,藍營的媒體和政客裡,到底誰才真正以台灣的未來為念,而誰只想賣台當特首。

對民進黨而言,賴清德的認輸,給了黨一個團結的機會。深綠的跳梁小丑,不足為懼。真正要準備的是國際情勢的一日數變。隨著北京的鷹派抬頭,加上美國的總統大選日近,美中之間的衝突,力道會越來越強,從經濟競爭,擦槍走火成軍事衝突的機率日增。而中國要先下手為強的對象,台灣高列榜首。運用選舉的激昂,共產黨製造紛爭,促成出兵金馬,甚至是本島的可能性不小。除了不斷地在媒體上提醒民眾外,國安單位的情蒐,不但要擴大,更要把取得的資料適當地運用。蔡政府的高層,不要怕拿情資和國民黨的候選人「講清楚」下場為何,要防範於未然。

民主的果實,要小心呵護,在承平時期如此,在面對外來挑戰時,更要如此。

帝國邊陲

經營一個帝國並不容易,當帝國正和敵軍在貿易戰場,為生死存亡針鋒相對之際,帝國的邊陲,卻有了一百萬人上街抗議。這百萬人抗爭的事,最後能拍板的,也是中南海那幾個正在處理貿易戰的傢伙。帝國的核心,沒有同心同德的同舟共濟,只有「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狠鬥。這邊陲城市的律法更改,誰料到也能成為京城生死鬥的素材?

共產黨高官,有數不盡的財產和身家,放在香港。雖然有肖建華這樣的例子,帝國爪牙仍舊能伸手擒回失控的富豪,但大部份的貪官,仍舊可以放心的轉移財產到香港,寄後代希望於香港名義上仍舊獨立的司法體制。但這「送中條例」,把高官們的希望給打壞了。美國去不了,香港內地化,子子孫孫該怎麼辦? 於是誰惹出貿易戰,誰抹去東方明珠的光彩,誰就要負責。共產黨的內鬥,方興未艾,「送中」不管是硬上通過,或是被伸手擋下,都能透露中南海爭鬥的蛛絲馬跡。

台灣的選舉,當然也是共黨派系爭鬥的戰場,看蔡衍明和郭台銘越來越激烈的交鋒,讓我忍不住都想為郭台銘加油了。台灣早晚也要來個「送中」,把中時、中視、中天這三中,好好地送一送終。

郭台銘的「兩個中國」如果北京吃得下去,我倒是有一奇妙想法。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承認中華民國,甚至建立外交關係,互派大使,但中華民國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同盟條約,讓解放軍使用台灣軍事基地。台灣人吃得下這種獨立嗎? 這是個很難的問題,不過我多半是異想天開了,天朝不可能有這麼靈活的想法,台灣自然地靠向美國,還是正解。

責任倫理

去年底,川普宣佈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瘋狗」國防部長馬提斯第二天立刻遞上辭呈,因為他方才對外宣佈美軍會留武力在敘利亞。被三軍統帥打臉,馬提斯負責任地退出川普政權,這是民主政治的責任倫理。民選的總統擁有國家政策的最後決定權,政務官有再多的理念,與總統有再多的不同看法,也要服從於這個權力。

馬提斯最近寫了本書,講他的海陸軍旅生涯,夏天會出刊。但他對記者說,「我是老派的,我不會寫現任總統的事。所以想看秘辛的人,要失望了。」這也是責任倫理,有機會受國家徵召,為國服務,那是榮耀,因這榮耀而有得知高層內情的機會,是責任的一部份,不是讓你拿來臧否月旦總統的,馬提斯的人品高尚可見一斑。

但台灣選總統的人,新派的不得了,身居政權第二號人物,還出馬挑戰連任總統,沒有倫理,不知責任,自私任性,令人厭惡。

陽謀與陰謀

賴清德說,「我參選不是為了個人,我超越派系。我參選也不是否定過去的執政,執政的功過共同承擔。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並非世襲帝制,交棒接棒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自然而然就沒有宮廷政變、偷襲或是誠信的問題,更何況這些指控完全都不是事實。」這是正面挑戰「偷襲」、「背叛」的指控,試圖用更大的命題 - 「民主」,來開脫這些罪名。成王敗寇,如果賴成功地取代了蔡英文,這話就會變成民進黨的正史,如果失敗了,那就是歷史上數不清的政變失敗的巧言。

但我認為賴清德非常噁心。

如果今天民進黨「沒收」初選,或是把他搓掉,那賴再來講民進黨反民主,沒有人有話反駁。但現在黨讓他選,讓他和現任總統平起平坐的選,有什麼好哭夭的? 初選辦法改三遍? 那是黨中央集體決策的「陽謀」,改出來的辦法,哪一項違反民主原則。想選總統,隱忍不發,待黨中央通過倉促的初選辦法,再來宣佈參選,那是「陰謀」,那是「詭計」。真有爭大位的心,台南市長下任後,就該坦坦蕩蕩地養望待位,為了貪求行政院長的名望和資源,入閣當了人家的首相,吃碗裡看碗外,事情沒辦好,再來說「執政的功過共同承擔」。那不是共同承擔,那個叫做,「功勞算我的,過錯都是你的」。

撇開陽謀與陰謀,賴清德這話更噁心的部份在於「不是為了個人,我超越派系」,以民主之名,寫檄文起義。

放屁。

民主政治裡,沒有超越派系這種東西,沒有「不是為了個人」這種東西,真不為了個人,就退身幕後或是隱居山林,「成功不在我」,上天造人,台灣有二千多萬人,豈有非你不可這種事? 所以想要角逐總統這種大位,一定是為了自己。但心想大位,不是可恥的事,為國為民的追求大位,既為了自己,也為了國家民族,大大方方地,在初選辦法宣佈之前,公告國民,「我要當總統」,我敬你是條漢子。先搞陰謀,再談「不是為了個人」,我當你是雞歪的小人。

再談背叛一事。

只要是民主自由的社會,一定會形成派系。也許是出於私利的結合,也許是為了共同的理想、意識型態,也或許是為了對抗共同的敵人,民主自由的社會,一定會形成黨派,而只要有黨有派,就一定會有政治鬥爭。美國這個最老牌的民主共和國,在開國之初,也有很多的志士能人參政想要超脫黨派,以國家公益優先,共同來帶領國家。但很快就發現,意見和利益的不同,在數人頭的比賽下,想要成就任何事,都只能用政黨的集體力量來達成。黨派自然地在美國形成,自然地會在任何真正的民主社會裡形成。

既然要成黨派,那就是在談集體的力量,談組織的經營,沒有共同的認知,沒有清楚的遊戲規則,沒有可長可久的組織文化,黨不成黨,派不成派,更別談圖謀國家大事。所以黨派要能有力量,就得有一套可長可久的辦法,一個堅實能面對挑戰的組織架構。要抑制自私的人性把組織弄得四分五裂,獎善罰惡仍為首要。黨派內部的民主,有助於組織文化的長治久安,但沒有清楚的法治原則,黨內民主,最後就會流於惡性鬥爭,爭搶資源的結果,一定會造成黨的分裂。

不管是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好,台灣的政黨,現下都處於一個尷尬的情況。在民主政治外在環境的制約下,列寧式、舊國民黨的剛性政黨,是反民主精神的。黨主席和中常委的宰制資源,一定會和民選首長和議員形成對抗。沒有選票基礎的「黨中央」,並不能有效控制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政治人物。草莾出身的民進黨,到今天還在沿用老國民黨的架構,是很荒謬的事。國民兩黨,遲早要轉型為美式的柔性政黨,只為選舉而存在的黨組織,以民選政治人物作為帶領黨派的火車頭。

在剛性政黨的架構下,從政黨員對黨的忠貞是必要條件,因為剛性政黨的集權性,個別黨員沒有自立的空間,自然沒有卸任行政院長,挑戰連任總統這種事,黨員有不同的意見,要在黨的階層架構下反映。賴清德的「起義」,在剛性政黨裡,就是叛變,沒有別的話好講,早該拿下斬首。但他鑽了空子,利用民進黨剛柔屬性不明的情況,參加初選,還用民主大旗,不准他人講他「背叛」。

但就算柔性政黨,也沒有卸任閣員出面挑戰連任總統的事。

羅勃特・甘迺迪用甘家的名和越戰的失利,逼退了現任總統詹森,斷了他連任之路,但他從來沒當過詹森的閣員,他否定詹森的越戰政策,名正而言順,但就連這出馬,他都思考了許久,原本還不願意出馬。而雷根出面挑戰現任的福特總統,他也沒在尼克森-福特的白宮裡任職,雷根的出馬否定共和黨的政策,一點問題都沒有。但賴清德當了一年多的行政院長,內閣首席,掌握了行政資源,負責了政策,現在居然說他不是背叛,「執政功過共同承擔」,荒謬至極。

柔性政黨的黨員來往的基礎是共同的理念,賴清德在蔡英文的政權身負要職,他就是認同了蔡的政策,他的出馬參加初選,反對的不只是蔡英文,更是他自己。講再多民主大義,都不能改變他的私心和反民主的行為。

賴清德,叛徒。民進黨該保持傳統,清背剌、斬叛徒了。

真情義

鄭文燦表態支持蔡英文了,單單出面表態這點,就值得肯定。在兩強相爭的結果沒出來之前,以後的「老闆」是誰都還沒確定,鄭文燦不怕賭錯,硬是要挺,那才叫真情義。

老天不會那麼不疼台灣,而讓那個背叛者出線的。

野心辣不辣

James Hong一開始的想法是讓人把自己照片放在網上,然後給別人評分,1到10,「辣不辣 Hot or Not」。他和同伴Jim Young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就做出網站,在發佈前的週末,他在家把玩這個新網站,被他父親看到了。結果六十歲的老人家,興緻勃勃地和James一起評分他現有的圖庫。就在那時候,James知道,這東西做得起來。那是2000年的事。

剛推出的第一天,他們只是把網站和少數朋友講,但Hot or Not網站就有四萬個點擊。興奮歸興奮,問題馬上接踵而來。光這樣的小流量,他們頻寬就要付大概一年十五萬美金的費用,而這才剛開始。但他們根本就沒有錢,只有一大堆學貸。流量主要還是來自照片的上傳和下載,James想到雅虎有讓人放照片的硬碟空間,於是要上傳的客戶用雅虎的網路空間,再把連結傳給他們,這樣就讓他們的伺服器跳過巨額流量。流量的問題暫時得到解決。

然後是伺服器的問題。他們把一台個人電腦主機,偷偷拿去Jim在柏克萊加大的實驗室,用學校的連結暫時解決。但網站實在太受歡迎,一下就負荷不了。James知道有代管主機的服務,但他們沒有錢。James於是厚著臉皮,打給一個代管公司叫Rackspqce,說「我們很紅,有很多媒體要來採訪,如果你們幫我們,我會主動幫你們打廣告。」那時的Hot or Not的確有不小的知名度,於是就這樣要來了免費的主機代管。

為了賣廣告賺錢,Hot or Not要先把網站內容「弄乾淨」,因為太多人放色情照片上去。一開始James叫他已退休的父母當管理員,看到不雅照片就下架。但後來發現不行,叫兩個老人整天看色情圖片,怎麼都說不過去。James就想到開放給使用者社群當管理員。Hot or Not正是網路世界運用社群力量的始祖之一。

但下架的過程,誤殺了不少正常的。有些人把電話、電郵地址放上照片上,當成公開徵友的管道。這些照片很容易被誤殺,James收到太多抱怨後,靈機一動,為什麼不乾脆建一個系統,讓使用者可以正當的交友,Hot or Not還可以收錢! 這每個月六元的會費,就一直是他們主要收入的來源,Hot or Not也可以說是交友網站的始祖之一。

Rackspace的免費服務,終究不能長久,尤其是Hot or Not越來越紅之後,資源越用越多。James又想到一個辦法,照片代管網站在彼時剛起步,他找上Ofoto,說服他們說,讓客戶把照片放在Ofoto,因為這些客戶都變成Ofoto潛在的推銷對象,所以Hot or Not還反過來向Ofoto收錢! 從花錢的項目,轉成賺錢的生意,James這腦子不得了。

但這不得了的無限創意,讓我邊讀,邊覺得哪裡不對勁…….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

Go build something

最近在做一些課餘研究,對美國大學生的認真程度,非常訝異,讓我很想對大學時候,「年輕男孩」的自己和同伴,大聲吶喊:

全台灣最會讀書,可以說是腦袋最好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你們居然是這樣浪費青春、揮霍才能? Go build something!

不過據報導,人生六十才年輕,也許這吶喊,現在還適用。

鼻涕蟲

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老像鼻涕一樣,黏著不放。講經濟政策好了,一直打蔡英文不會拚經濟,那你問他們怎麼拚經濟,怎麼開口說出來的,都是人家已經做的政策。又比如兩岸政策,一個個老提「九二共識」,有的甚至把「一國兩制」都吃下了。然後蔡英文,一保衛台灣主權,一提捍衛中華民國,這些鼻涕蟲,在中國連「中華民國」四個字都不敢提,屁都不敢放一聲,回到國內,又搖國旗搖得比誰都用力。

所以當韓國瑜說他要把「年改」改回來,我心想,終於可以和鼻涕蟲有個區別了,蔡英文可以用力打年改的改革成績。的確,蔡也不令人失望,馬上把市場區隔開來,提醒選民年改的重要性和成就。誰料,這些鼻涕蟲又黏了上來,居然改口說,沒打算把十八趴改回來。

韓國瑜是真會選舉的,他知道年改議題在主流民意的看法,所以硬生生地把話吃回去。改革是這樣的,都有所謂的「現狀偏差,status quo bias」。人們對現狀有熟悉、有慣性,所以雖然不完美,但比改革後的未知,至少來得讓人安心。這也是為什麼巨大改革通常阻力重重的原因。但年金一旦改革通過了,這改革後的情勢,就是「現狀」了,要改回去的話,一樣要面對這「現狀偏差」,主流民意,尤其是中間選民,一定不喜歡的。所以韓國瑜精明之處在此,很快判斷選票流向而改口。但這種要在深藍和中間選民之間取巧的行徑,不能常做,劈腿久了,一定會惹禍上身。

另外,為什麼賴清德不好好地對年改發表一下看法? 蔡英文、陳建仁和林全,辛苦地把年改通過,頼是不是該把功勞給人家? 不敢講,因為講了,就沒有陣前起義的大義可言。但賴清德也不能像韓國瑜、李來希一樣批評年改,因為他是民進黨政權的一部份,他沒資格批評。所以這就是賴清德選總統的邏輯不通處,功勞不是他的,批評也不能講,到底是要選什麼東西?

選蔡打賴的原因

據說蔡英文和賴清德一樣都是孤高的性格,都無法有眾人擁戴的氣勢。但如果蔡英文真是孤高性格的話,那她的孤高也跟賴清德不一樣。蔡英文的孤高來自於她的貴氣,從小吃穿不愁,與庶民有很大距離的出身,讓她在民主政治裡需要與普羅大眾接觸時,顯現出來的不自在,所造成的孤高感。

賴清德不一樣,他很單純的就是窮苦出身,是「連鐵湯匙都沒有」的背景。如果他這樣的出身,完全憑自己的努力,可以爬得如此高位,其他出身比他好,卻不去達成像他一樣的成就,都是不及格的人生,如果還去同流合污,那只能讓他更瞧不起。賴清德的苦情孤高,背後充滿了驕傲。

但這世界上充滿了許多人格缺陷的偉大領袖,所以孤高性格本身,和適不適合擔任總統,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有兩個理由,我覺得蔡英文的孤高比較能讓我們民眾接受。

首先,台灣社會已經走出之前戰後困難的階段,不是殖民地,也不是復興基地。現在不是窮苦打拼的時候,現在大部分的民眾都是小康以上的程度,也許有艱苦的地方,也許有不如意的時候,但遠遠不及以前經濟起飛前的那種貧困的狀況。所以現在民眾想要的,不是這種賣苦情的領袖人物。說實話,我們也已看過一個苦情的領袖,最後並沒有令人滿意的結果。

如果不信我對民情的判斷,你問問看電視製作人,還有沒有人有興趣播日本電視劇阿信,或是重拍阿信。沒有(這裡有被打臉,慘,不過意思到了)。因為現在觀眾已經不想要再當阿信。在小康的社會裡,民眾雖然想要看到階級流動的努力故事,但不是從無到有的那種,而是韓劇裡的貴公子、富家女,因為這樣的情節,提供了他們一個想像的空間,一個更上層樓的想像。

放到國家社會的發展來看,我們也想看到國家社會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不要再苦情,不要再只懂埋頭苦幹。所以蔡英文的貴氣不一定是壞事,貴族的教養,可以有更寬廣的視野,更宏觀的歷史。而苦情的「水牛精神」,只有拚,一點創意都沒有,看賴清德至今令人沉悶地發慌的政見,就可見他的創意有多少。簡單地說蔡英文的貴氣孤高,和賴清德的苦情孤高,兩種孤高截然不同,一個代表的是未來,一個代表的是過去。選總統,有人在選過去的嗎?

第二點,我覺得也許是更重要的一點。孤高苦情的人,並不如他自己所說的,可以挑起責任。在他們成長努力的過程中,他們克服了種種困境,而成就了今天的一切,但他們其實沒有真正碰過失敗,沒有擔起責任來檢討自己。如果他們碰到失敗,他們是沒有辦法承受的。他們會轉頭來責備身邊的人,錯都是別人的。從賴清德宣布參選以來,我們就可以觀察到這個現象。他把問題都指向別人,只想到初選不公,完全沒有要承擔自己背叛的責任,連一句話都沒解釋,更說不出個所以然,為什麼身為政權的行政院長,可以轉頭過來挑戰自己的總統?因為在他的心中,這個責任不是他的,他從來沒有認真覺得他該負這個責任。

而相對的,在貴族教育裡,也許養出了紈袴子弟、敗家子,但教育成功的貴族,是懂得承擔責任的,而且是從小就被要求把世界揹在肩上,因為「偉大的力量,伴隨著巨大的責任。」觀察蔡英文的一言一行,我很難說她只是富家千金,而不是傳統意義的貴族紳士。

我還沒看到蔡英文有推卸責任的情況,但把賴清德的情況推向極致,假設今天台灣最後在賴清德當總統的時候,出現困難,他是沒辦法承受這個責任,沒辦法承擔失敗,而帶領台灣轉向。我想像到的是祟禎皇帝最後名言,「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皆亡國之臣」,令人不寒而慄。

一齣歷史大戲

美國前國防部長Ash Carter最近在哈佛的一個歷史研討會裡說,在世界的權力走廊裡,「人們真正在討論的,是歷史,不是經濟,不是政治,也不是國際關係。」他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現在的世界像是歷史的哪一個時點? 當然,人們好奇的是在越演越烈的美中貿易戰下,歷史的哪一個時點重演了? 在川普下重手用關稅和禁運對付中國前,史學家常把現在的美中關係比成1939年,希特勒入侵波蘭前的英德關係,或是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前的美日關係。即,有惡意的新興霸權,在舊霸權的眼皮底下,偷偷茁壯,而將要一爭高下。

然而美國動手,而中國強烈反擊後,世人知道,也許習近平是希特勒,但川普不是張伯倫。現在比較的時點,變成1949年左右,冷戰方興未艾的時刻。意識型態涇渭分明的美蘇兩大陣營,積極軍備競賽,並且拉攏壯大聯盟,在軍事、政治、文化等各項領域,強力競爭。的確,現在美國的民主自由陣營,又再度碰到敵手,極權國家,在經濟起飛的中國和軍事先進的俄羅斯領導下,看起來很能和美國對抗。

但史學家Niall Ferguson說,現在緊密聯結的世界經濟,不可能像以前冷戰時的鐵幕一樣,可以簡單地把兩個陣營隔開。也許中國有辦法築一個電子數位長城,把中國和世界的資訊交流切斷,但美中之間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牽扯太深了,「冷」不起來……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

私德與公益無關

政治人物的私德,大部份的時候,是和公益無關的。有時候,我們甚至可以認為,有點瑕疪的人格,更適合當領導人。人非聖賢,當政治人物以完美人格的姿態出場,我們就要懷疑這人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問題,為什麼戲要演得這麼好。

但這不表示人民不該知道政治人物的私德問題,更不表示政治對手該知情不報。人民該知道所有想當總統的政治人物的一切,再來判斷是否要選這人當總統,不需要假手任何人來過濾資訊。所以不管是「私生子女」或是「過失致死的歷史」,媒體和政治對手,都有義務揭露給人民知道。

以前法國還有政界與媒體的不成文約定,媒體就算知道政治人物的婚外情,也絕對不報導。所以要一直到密特朗死了之後,法國大眾才知道他有私生女。這種「私德與公益無關」的暗盤交易,在我看來,是視國家主人為無物,媒體和政治人物的勾結,充滿了菁英主義的色彩,更是對民主政治的羞辱。


劉士余

前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日前「主動投案」,接受調查中。劉士余任內最主要的成就,就是讓A股上市時程,大幅加快。劉士余第一個核准,破中國上市審核速度的,就是郭台銘的工業富聯。劉士余倒台,而郭台銘沒事? 郭董在北京的地位之高,由此可見。

有聲書學英文

以前為了不想在開車聽NPR(美國的公共廣播電台)的新聞,就開始找podcast來聽,甚至是讓手機唸文章。結果發現,NPR比雞肋還不如,丟了都不可惜。現在我又「進化」了,開車、做雜事,都改聽有聲書,連podcast都很少碰。不但不再無聊,更讓我讀書的數目、進度,大幅提升。

美國的公立圖書館都有提供免費有聲書,而且現在書也都上了手機,更是方便。但我更推亞馬遜的audible,書很齊,幾乎你想的到的書,audible都有。

我覺得對想學好英文的朋友,有聲書是很好的方式。英文有一定程度的,要再上一層樓,關鍵在聽力和字彙,而這兩者相輔相成,字會得更多,就聽得越懂。買一本實體書,加有聲書,讓人家唸給你聽,一遍一遍地聽,慢慢地查生字,持之以恆,英文變很好,只是時間的問題。如果要用有聲書學英文,我推一本,Laura Hillenbrand寫的Unbroken。對,就是那本被Angelina Jolie拍壞的原著。Hillenbrand既懂說故事,她的文筆,更是流暢而不賣弄,非常好看,是不少非文學作家拿來作模範的頂級作者,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