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藍莓奧斯汀

我一直對奧斯汀很有興趣,不但是德州州府所在,德州大學的旗艦校區也在那。因為大學的關係,整個城市,非常的偏左派,是德州紅海裡的一點藍,前州長Rick Perry說奧斯汀是「蕃茄湯裡的小藍莓」。住奧斯汀的人,享受德州保守右派小政府的福利,比如說,不用付州所得稅,但又有左派進步自由派的氣息,年輕、現代、多元、浪漫又無拘束,我一直覺得這種組合是最棒的,尤其對我們移民而言。

所以蘋果說要在奧斯汀蓋一個大分部,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但左派就是不知道見好就收,進步理念衝腦,很容易誤了事。奧斯汀兩年前禁止Uber和Lyft營運,讓很多人跳腳,想要當下一個矽谷,卻對科技業採取敵對的態度,如何吸引科技公司落腳? 但沒辦法,左派控制的市議會,對這些Uber「貪婪的大公司」「消滅計程車的殺手」無法忍受,而用安全問題,封殺了一年。

左派正把奧斯汀慢慢地變成舊金山,市議會今年通過和舊金山一樣的法令,強迫僱主提供一年一週的有薪假,手就伸進了「貪婪大公司」的人資管理,順道傷了小商家一把。還有很多零零總總的小規定,像是新建房子,都要「可用太陽能」,強迫民眾花錢接受「進步」理念。

逼民眾花錢,市府當然自己也花的痛快。

去年,奧斯汀通過了「駐市藝術家」的計劃,讓市府各部門,都有藝術家駐點,沒有任何義務,只要讓創意和藝術氣息在市府流動。市府出錢,市民買單。兩年前,市府發了瘋,為防治愛滋病,衛生局在公園的樹上,掛上了裝滿保險套和潤滑液的塑膠袋,供打野炮的市民使用,被罵以後,趕快撤消活動,裝作不知道這回事。

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市府還不讓人查。十一月公投,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單位,稽核市府的花費,被左派媒體和政客,用右派陰謀給消滅了。公投還通過了市府的九億二千五百萬的借錢計劃。這就是住在藍到透黑的小藍莓裡最大的壞處了,左派花別人的錢,從來都不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