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浪潮

美國期中選舉的藍色浪潮是真的,而且很像海嘯一樣,我在選前的希望落空了。愛荷華是傳統的搖擺州,在川普當選那年,四席眾議員裡,三席共和黨,一席民主黨,今年的選舉,完全翻過來,和果不是「種族主義者」的Steve King勉強守住鄉下地區,民主黨會橫掃敝州。而在加州的橙縣,是深藍大州裡的紅點點,富裕而相對保守,是尼克森的老家,雷根的起家地,原本是共和黨四席眾議員,民主黨三席,今年被民主黨橫掃,拿下全部七席。

都會區的年輕人,不喜歡共和黨,眾所皆知。現在共和黨,勉強靠著南方的保守派,握住參議院,但人口大勢是站在民主黨那邊,Ted Cruz在德州選的那麼辛苦,就是一個明證。德州的大城,現在已經是遍地藍天了,全州由紅翻藍,也只是時間問題。

到底共和黨該怎麼辦? 我看到兩條路,一是重新找回保守主義的靈魂,給失落的心靈一個慰藉,二是擁抱右派古典自由主義,給自由新的定義。不管那一種,亞裔移民,都應該是共和黨的首要吸收對象,亞裔重視家庭,相信教育和努力的價值,完全符合共和黨的核心價值,而且說實話,在民主黨的「多元化」政策下,亞裔都是被犧牲的一群,為什麼要一再被這些左派綁架呢?

貼一篇川普當選後,我寫的分析,當時很多人笑,現在看,準確的不得了。

共和黨的精神分裂

November 13, 2016

川普勝選後,媒體迫不及待檢討民主黨,但有迫切危機的是共和黨,不是民主黨。川普在我看來像是2012年的馬英九,在金溥聰的操盤下,硬是擋住大勢,讓國民黨迴光反照。川普靠個人特質,加上希拉蕊的不討好,拿下白宮,把原本該分裂的共和黨,硬粘在一起,讓共和黨再喘一口氣,但很快就會出問題了。

人口大勢是偏民主黨的。在美國,千禧世代逐漸展露頭角,人口又眾多。我最近開始聽到局勢分析的人講,戰後嬰兒潮世代已經不重要,不但人老去,之前擔憂的財務重擔,也沒想像中的嚴重。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多保守,後浪多進步,一進一退,大勢是偏民主黨的。

還有種族組成。美國很快就要變成minority-majority,即沒有一個種族超過半數的國家。新生兒中,白人已經不到半數,而且移民又以非白人居多。川普倚靠的白人男性主力,在人口大趨勢下,是逐漸弱勢的一群。如果共和黨繼續仰賴這群選民,繼續和移民、少數民族為敵,是沒有未來的。

而且,民主黨內的意識型態並沒有大分歧,社會議題上是進步左傾的,財政議題上是偏大政府的,黨內的差別只是對這進步議題要激進,還是緩進的差別而已。Bernie Sanders和希拉蕊的政見,根本就是大同小異。

而另一方面,共和黨的內戰才剛要開始。國會議長Paul Ryan代表的傳統保守派,從Barry Goldwater、Billy Buckley和雷根一路以降,講求小政府、大美國軍事主義、重商、自由貿易、包容移民,而在社會議題上保守但不頑固的主流共和黨,碰上民粹討好失勢白人,由茶黨開始,Ted Cruz領軍,但最後被川普完全接收的極右派,將會在利益分配、政策制定上南轅北轍,兩軍不打個你死我活,是不可能的。

共和黨本來就是因為有共同敵人才能把這麼多不一樣的派系集中在一起。經濟學大師傅利曼說他是大寫R的共和黨就是這個意思,他要的是這個能打仗的黨,不一定是認同黨的理念。而現在這個黨的領導人,是個可怕的草包,要主流共和黨心服口服,不容易。如今共和黨大獲全勝下,民主黨這共同敵人暫時看不到影子,醜陋的利益爭奪、路線鬥爭將會浮上檯面。

打一架也好,分裂也好,總得把理路弄清,共和黨路線再不清楚下去,未來幾十年白宮都會是民主黨的天下,那只會是壞事,不會是好事。沒有撐持美國資本主義、自由獨立價值的共和黨對抗,民主黨就會更快速地走向歐洲式的社會主義,新世界就和舊世界沒有兩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