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蟲

這幾天有兩個臭蟲(bedbugs)的新聞。川普說考慮明年的G7在他的渡假村主辦,馬上就有討厭他的左派,流傳「謠言」說他的旅站有臭蟲。川普怒不可遏,在推特上大罵假新聞。但另一個臭蟲新聞出來後,反而讓他的心情大好。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Bret Stephens,自從由右派的華爾街日報,跳槽到左派的紐約時報後,讓左派非常不爽,找機會就想弄他,所以Stephens一天到晚在網上和左派惡戰。有一個大學教授在推特上說他臭蟲後,Stephens也怒不可遏,找到這人的學校,寫了電郵給他的院長抱怨。結果這事被報出來,一向支持學術界言論自由的Stephens被捉到小辮子,馬上被左派群起圍攻,最後只好把推特給關了。

但為什麼右派的川普要笑他,「我的旅館沒有臭蟲,但是Bret Stephens身上一大堆」。原來Stephens是所謂的永不投川普派(never Trumper),在川普當選後,受不了華爾街日報持持續地支持下流的川普,憤而跳糟。

我以前很喜歡看Stephens的專欄,但他跳糟後,看的機會就少了。他這樣自認理性中立的右派、保守派知識份子,在美國還算不少。但他們犯了一個錯誤,他們以為中道的力量,在現代的社會,可以勝出。錯了,隨著社群網路的同溫層化,政治鬥爭兩極化的公開傾向明顯,社會沒有這種「假中立」的空間,未來的言論戰,在於穩固地站在自己意識型態的陣營,然後用強力的說服力,影響中間選民往你靠。我的專頁和文章,就是走這個方向,很可惜,Stephens這麼聰明,卻看不出這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