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制中國的未來

八旗文化的富察,有一個小短文,講中國一直是帝制,而不是封建。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了解這之間的區別,至少以前的我,就不是很明白。然而這區別,對了解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有很重大的影響,所以還是值得花些篇幅討論一下。

西周的社會是封建(feudal)制度,周王為諸國的共主,但各國都由世襲的王侯貴族統治,社會由最底層,一路到國王,就像一個金字塔一樣,由小家庭,到大家族,到國族,形成一個以父系血緣為社會最核心的架構。人民以下對上的服從君父,而君父負責提供安全、經濟和秩序的需求。沒有個體,只有家族和國族。但到東周戰國時代,國之間的爭戰,規模越來越大,死傷越來越多,對於生存的渴望,讓各國不斷嚐試新發明,以求戰場勝利。一輪又一輪的大併小,敗者為怕亡國,趕忙學習勝者的政治、軍事體制,而強者更得不斷創新,才能避免被趕上。就是在這樣的爭戰環境下,秦的法家治國變成勝利的方程式,也把「國」的治理,變成具有現代意義的「國家」、「政府」。秦始皇帝一統天下後,這個超過當時人類水準的國家治理,就變成中原的政治標準。而這個國家機器,在實際上,和封建制度是相對抗的。國家要直接治理人民,就要跳過封建制度,所以秦始皇設郡縣,廢王侯,由國家依材能選派治理官員,而非世襲貴族依血緣自動取得治理權。

秦始皇帝設下的「天下」規模,變成日後逐鹿中原的所有豪傑的目標。秦之後的漢,在儒家士大夫控制法家的國家機器後,這國家機器就形成一個有機體,朝代有更迭,帝王輪流有人當,但治理國家的士大夫集團永遠控制著國家機器。而這個國家機器把自己獻身給帝王,讓帝王擁有無上的權力。而帝王和士大夫的結合,時時在對抗人性裡的血緣、「傳承子孫」的觀念,也就是為了國家機器的運作順利,世襲貴族雖然有時得勢,但得不斷地被打壞重建。

所以中國發展不出西歐「貴族」對抗「王權」的傳統,因為在西歐的封建社會裡,封建貴族是下層人民效忠的對象,貴族是實際在社會裡擁有權力的集團。這封建貴族在英國廢了詹姆士二世,完成光榮革命,讓王權受到限制,而最終導向民主。這擁有實權的封建貴族,在法國則變成法王攏絡、懼怕的對象,逼得財政困難的法王只能朝農民這些社會下層抽重稅,而最終導致了法國大革命。這些在中國都不會發生,因為世襲貴族一直是皇帝和士大夫集團對付的對象,只要國家機器運作順利,就沒有封建的可能。而政治敗壞造成的社會動盪,最後的目標也是重建這個帝制,而不是另尋可能的政治體制。這種集大權於一身的制度,這如此多嬌的江山,哪一個中土英雄豪傑,不為此競折腰?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