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旗落海

剛到美國唸書的時候,第一堂課,外國學生都會說自己從哪裡來。我對幾個後來比較好的中國同學說,我是台獨,他們說知道。從第一天自我介紹,我沒說是Chinese,忙不迭地說是台灣來的,他們就知道了。但他們只是傷心,這些台灣、香港來的同學,不與他們為伍,並沒有其它的事。

但現在的中國留學生不一樣,他們一樣傷心香港學生不當中國人,但他們會出手打人。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都傳出這樣的事件。「愛國」似乎是人的天性,所以,有人說美國不好時,美國人會反駁,有人說台灣不好時,台灣人會抗議。但事情弄到出手打人,想用多數暴力欺壓別人的時候,這愛國主義,就不是愛國主義了。

美國或台灣的愛國主義之所以沒走向沙文主義的極端,主要就是一個開放的社會裡,自我批判的聲音可以出來。沒有人規定你一定要和政府同聲同氣,甚至,政府的官方政策,哪裡不好、不對,民主社會的公民,都可以吱聲反對,用選票逆轉。有這樣的自我批判、矯正的精神,愛國主義可以恣意流放而不致變成「扶清滅洋」的荒謬,但中國不是這樣,洗腦教育,注定教出成千上萬的義和團。

中國人現在的愛國主義,正走向一個沒有自我限制的極端,因為黨不讓批評,所以心裡怒氣,盡情地朝污損國徽的香港人放去。現在了不起的香港人,直接把人民共和國的國旗,往海裡扔,掛上香港獨立的旗幟,把中港衝突升高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國旗」是愛國主義最重要的記號,在海水裡翻滾的五星旗,是中國人絕大的屈辱,香港恐怕是要拿血來償還了。而北京如果不出手,這民族主義的火,回頭就燒向共產黨。香港人保重了,再次給烈士們致上最祟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