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葡萄

美國這幾年流行一種葡萄,叫「棉花糖cotton candy」,小朋友吃了都覺得真的很像棉花糖的味道,非常喜歡。棉花糖葡萄背後的故事,是一個資本主義萬歲的故事。

美國超市裡賣的葡萄,之前大致只有三種,綠的、紅的和黑的,味道普通,皮很堅硬,沒有台灣巨峰葡萄那種,皮軟而香甜。美國這種市場很大的國家,經常會在商品生命週期的最後,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當一種葡萄出現生產力的提升,而在價格上取勝的時候,它就慢慢地把其它小農生產的不同品種趕出市場。綠紅黑葡萄的生產力提升,來自於其運送保鮮期長,一旦可以在架上賣久一點,汰貨率降低,他們就可以賣得比其它葡萄便宜,久而久之,消費者沒機會吃別的品種,就以為葡萄就是這味道,就習以為常的接受了。

香蕉、蘋果,還有汽水飲料等各式各樣的食品、水果,都因為這樣的市場演進而變得索然無味。

我之前寫過的「蘋果的滋味」,講蘋果從富士到Honeycrisp,因為果農的推陳出新,而讓蘋果重新變得好吃而有趣。棉花糖葡萄也是因為有創業精神的農產企業家,不滿葡萄的無味化,而開發出來。但葡萄的開發期比蘋果還長,棉花糖整整花了十年的工夫,才做出來。但他們成功了,現在全球有兩百多個葡萄農場買授權來種棉花糖葡萄,對發明棉花糖葡萄的創業家來說,真正是「發大財」了。資本主義就是這樣,一旦成功,競爭就來了,現在有更多的果農投入開發新葡萄,據說Sam’s Club即將推出「葡萄汽水葡萄」,非常奇怪的慨念,但肯定是比汽水更能讓家長接受。

Honeycrisp蘋果、Cutie小橘子、Cotton Candy葡萄,在舊產品陷入死亡陷阱的同時,新產品層出不窮,美國的資本主義,真是精彩。有龐大的市場作為創業誘因、法律保護產品創新,加上鼓勵創業的文化,美國始終會是世界經濟的領先者。

台灣有著類似美國的制度和體系,但可惜在市場小了一點,比較不可能投在生產困難的創新上,因為報酬太小,但在小吃、手搖飲品這些不需要太多資本、時間的產業上,台灣人的資本主義精神得到發揮,而領先全球。

中國呢?

市場龐大的中國,在科技業充滿篷勃的創業氣息,但很殘酷地,我要說,中國的體制,並沒有辦法讓中國創業家達到美國,甚至是台灣這樣程度的創新。

除了手機支付外,請你給我一個像「棉花糖葡萄」一樣的創新故事! 你找不到。就算有,也很快地做不下去。中國科技業的創新故事,追根究底,還是一個運用龐大低廉人力,抄襲他人創意所成就的「榮景」。就連手機支付,那也是因為要對付落後的支付系統,充滿巧合、運氣的結果。中國不能創新,因為中國人看不到未來。因為看不到未來,所以需要長期經營的事業,做不起來,所有的投入,都要立即看得到產出,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先抄別人,再用人海戰術、大灑幣的方式,打敗競爭者,而獲取那些微薄利潤。沒有一次搞到位,沒有先把錢搶下來,誰知道還有沒有明天?

為什麼沒有明天? 在中國,你生意做得好,有什麼下場? 先不要講原始社會的人際關係,那種人人分你一杯羹的可怕部落文化,先看看那些狗官們,那個不想在你身上撈個油水? 狗官從你身上拿不到好處,他就去找別人,照抄你的點子,挖你的員工,搶你的客戶,生意做得比你還大。為什麼中國的產業,都是群聚發生,就是這些無力創新的寄生蟲搞出來的。

就算你運氣好,一下變得巨大,讓地方狗官不能拿你皮條,像阿里、騰訊一樣。但你變得越大,北京的大狗官,就更要找上你。就像黑幫交保護費一樣,黑道保你不被其它人騷擾,但你交給他的保護費,卻很可能是你全部的身家。馬雲、馬化騰這些巨富,你以為他們日子過得開心嗎? 伴君如伴虎,天天是如履薄冰地在過日子!

在這樣的國家,誰有那種心思投入開發一個得花十年的產品? 多費事。看看隔壁在做什麼,什麼,在做手機? 好,咱們也來做,找銀行借錢,蓋個廠,先撈一筆,再把小孩送出國,最好買個國外護照,錢到手了,就跑路去,管你個創新,管你個國家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