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歧視亞裔新解

哈佛大學被控歧視亞裔入學申請的案子,聯邦法官判決了,哈佛勝訴。原告應該會一路告到最高法院,所以案子還沒結束。但這個法官的判決,讓我重新想了一想這事。

法官的判決,完全依照左派的affirmative action(保障弱勢少數民族)意識型態,即哈佛有必要用這樣的手段來達成校園的多元,亞裔已經佔了哈佛新生的四分之一,而亞裔才佔美國人口的6%,如果不考慮種族,那學校會缺乏多元組成,而且錄取的弱勢少數民族的水準一樣很高。最後,雖然統計數字說亞裔學生的「人格分數」比白人低,但研究沒有指出這是歧視的結果,哈佛可以「改善」他們的手法,但不用廢棄這個政策。

如果你和一個認真完成所有申請大學要求的亞裔高中生說,沒辦法,你就是要付出比其它族裔更多的努力,才能進到這些名校,那是很大的打擊。沒有人該受到這種對待,尤其是因為你出生就帶來的身份而遭到不平等的對待,那就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就憑這點,原告就該一路告到底,至少要還亞裔學生公道,什麼叫「人格分數比較低?」

但法官強調的四分之一 vs 6%這樣的數字,也許指向了另一個我們該思考的方向。

真正要面臨檢討的,不是亞裔學生過多,或是拉丁裔、非洲裔學生過少,而是白人學生的入學審核。哈佛招生辦公室有一類特別的學生,叫ALDC: 運動員(A)、校友子女(L)、院長特選名單(D,通常為捐錢大戶及名人),以及教職員子女(C)。ALDC的錄取率超過45%,而一般申請的學生,錄取率是4.5%。錄取的白人學生裡,43%是ALDC,其它族裔錄取進哈佛的,只有不到16%為ALDC。

如果哈佛是憑學生程度,擇優入學,那這些ALDC很多會入不了哈佛。有學者評估,一個只有10%錄取機會的白人學生,如果是校友子女,那錄取率就變為原先的五倍; 如果是院長特選,那就會是七倍; 而如果是運動員,那是百分百入學。

公平? 哈佛一點都不公平。

但也許我們要放在一個更大的圖像裡看。哈佛是什麼機構? 全美國最頂尖的高等教育機構。他們的使命,不是加州理工,以解決人類最大問題為目標,所以需要最好的腦袋那種。哈佛代表的是美國的統治階層,哈佛還有其它差不多的高等院校,和美國社會、美國歷史緊緊相連在一起。這個統治階層,需要不斷有新鮮的血脈注入,所以哈佛保留了一大部份,全憑實力的籂選,但這個統治階層,還有承先啟後的任務。ALDC背後代表的,是這些學生上一代、上上一代對美國社會貢獻的心力,這些權貴子弟,也許不值得獎勵,但他們的先人,卻是用他們的人生,博得成就,再回饋給這個國家、社會,所以這些美國的統治機構,是在獎勵這些先人。

也就是說,哈佛給ALDC特權,也就是在獎勵、鼓舞現在這些25%的亞裔生、這些因為affirmative action受惠的弱勢少數民族。因為你們即將對這社會做出巨大貢獻,所以你們的子女,以後也會是ALDC,也會得到特權。

從另一個角度看,亞裔多為移民第一代、第二代,祖上並沒和用鮮血、精力,甚至是性命,貢獻給這個國家,所以你憑什麼和人家平起平坐? 你看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紈褲子弟,但哈佛看到的,卻是那些約翰.亞當斯、尤里西斯.格蘭特、皮爾彭.摩根和約瑟夫.甘迺迪。而說實話,你新加入這個大家庭,只要你努力,真的出類拔萃,哈佛的大門,也沒對你關上,不然也不會有這25%。

當然,亞裔家長不可能認同這個看法。我也沒有因為有這個看法,就對哈佛起敬意,畢竟我看到的,還是一個個馬英九、習明澤和薄瓜瓜。但一句老話,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亞裔高中生在年輕時候投入學業準備、課外活動,這些都不會白費,就算進不了哈佛,也幫你人生舖好了坦途,未來好好投入人生,貢獻這個社會,讓這個社會也感受到亞裔的愛國心,幫後世的亞裔打下灘頭堡,那才是這個司法案件的真正深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