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目眾多,而面目不清

Umpteen,這個英文字的意思是「數目眾多,而面目不清」,我認為這意思拿來解釋杜克大學最近發生的事件,很合適。

杜克生物統計系的碩士研究生主任,最近發了個信給中國學生,提醒他們,有兩個老師來找她問中國學生的名字,說是這些學生在系上的休息室,高聲地用中文交談。教授要名字的目的,是要封殺這些學生的實習、升學機會,說他們沒禮貌。主任還提醒學生,要100%地投入使用英文,練習英文。

電郵一見光,不得了了。中國學生大規模地寫了請願書,要求學校調查這種針對中國學生的行為。杜克大學校方承諾調查,而該主任也立刻下台。事情還沒有完結,但各種角度的檢討,已經四處可見。對校園左派來說,這是很丟臉的事,因為講究多元文化,強調尊重少數的左派,怎麼可以因為別人在私下講外國語言,就遭到不平等的待遇? 說好的國際化呢?

我認為事情並不單純,中國學生在美國校園,還會有更多的衝突發生,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假設這幾個在休息室高談闊論的是俄國學生、阿拉伯學生呢? 一樣會引來側目,但我不認為會有教授想要記名字,也不會有研究生主任發這種電郵。因為中國學生,或是所有的東亞學生,平日都是看來服從性很高、沒有太多意見、英文有點問題,而外表看來比實際年龄小,所以在潛在的權力關係上,白人老師會以「上對下」的態度對待東亞學生,但對其它族裔的學生,比較不敢。

但除此之外,原本聲量很小的中國學生,突然在自己人多的時候,不顧他人而用中文高談闊論,那不只是讓人有違和感而已,而真是不禮貌了。就好像一桌子人一起吃飯,突然兩個人咬起耳朵,不讓人聽了,那的確是不文明的行為。所以,我和我中國學生都一開始就講得很明白,有不懂中文的人在場,我們要說英文,但在辦公室裡,沒有別人時,講中文沒關係。這是尊重他人的基本禮貌。

但美國人不也喜歡大聲講話,不管別人?

是,但重點不是在大聲,而是別人不知道你說什麼。美國人在休息室的大聲講話,是公開透明,符合他們的社會教養,大喇喇地,有時很討厭,但並沒有秘密,也沒有咬耳朵。以這樣直通通的性格,碰到一群人大聲地講他們聽不懂的話,和平常表現很不一樣,怎能不讓他們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在搞什麼把戲。

側目歸側目,但弄到教授想要記名字,那就不只是「咬耳朵」那種不文明行為所可能有的後果。事情比想像中嚴重多了。

前面舉說,如果是俄國學生,或是阿拉伯學生就不會有這種待遇,沒錯。但不管在美國的哪一個學校,都不會有俄國學生、阿拉伯學生多到可以佔到一半以上名額的問題,但中國學生會。中國人多,人一多,不管你再優秀,對這些非東亞裔的人而言,你就是「數目眾多,而面目不清」的中國學生之一。以前中國弱小時,沒這許多中國留學生,老外潛在「上對下」的態度,表現出來就是「我來照顧你」,把你當稀有動物,當熊貓一樣呵護。但現在中國強大,中國學生又多,老外就沒有這種「呵護」的心態了。相反地,「你是不是共產黨的間諜」,就是許多老外心裡留存的疑問。表現出來,就是把不文明的咬耳朵,上綱上線到要記名字這種有敵意的態度了。

美國人對中國的一般態度,在幾十年間,從對神秘古老文化充滿好奇的心態,轉變到對原始資本主義社會的無限機會躍躍欲試,再轉變到充滿戒心,幅度之大,史所未見。而北京的共產黨領導人,越要爭霸,就越讓美國人對中國充滿敵意。好死不死,中國又把這許多年輕人放出來美國留學,原本只是電視、報紙上遠遠觀看的大國衝突對象,一下子來到跟前,而且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大群,如何不造成衝突? 這是相當不幸的,因為我認為這些留美的年輕人,是未來改變中國最重要的力量。讓這些年輕人承受這種文化的震撼教育,並不一定是個好事。

對個別中國學生,或是所有的東亞學生,要擺脫這種命運,就要先讓自己不要變成「數目眾多,而面目不清」的中國學生之一,多找機會和老師交談,突顯自己的特色,表現自己的能力。和中國學生的往來,雖然可以讓苦悶的留學生活快意一點,但把這種交流,留到更私密的場合比較好,來到校園,就要讓自己「面目清晰」,讓老師印象深刻。這兩個傳說中的杜克教授,也許就是沒深入認識個一、兩個中國學生,才會毫無感情地想斷人後路。

國家之間的衝突,不是一、兩個中國學生就可以改變的現實,但至少自己的留學心態要先健康點,不公平的待遇就會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