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台灣現在的政治問題,到頭來,還是經濟問題。但我說的經濟問題,不是韓國瑜「貨走出去,共產黨走進來」的那種經濟問題,更不是賣水果就可以解決的那種經濟問題。現在幾乎是共識的事實是,民進黨2018年的敗選,年金改革是一個重要因素。但所有人,包含我們這種,認定年金改革是社會正義問題的人,通通誤判這問題的深度。年金問題其實牽扯到民主的本質,還有民主體制的未來。

矽谷哲學家Peter Thiel,一再宣稱現在人類最大的問題是經濟不再成長,沒有經濟成長,什麼事都辦不好。沒有經濟成長,連美國民主都得受考驗。我雖然比他對民主樂觀,但認同他的這個看法。基本上,民主就是數人頭的比賽,人多的那邊,很自然就會把社會經濟資源,多分一點給自己人。而這是一個零和的遊戲,你分多了,我就分少了。民主社會裡,沒有一個「大公無私」的聖君賢主,主持公道,確保資源得到公平的分配,資源的搶奪是很原始的。

民進黨的年金改革,用的是世代公平正義的旗號,但是本質上,就是把軍公教本來吃到嘴裡的那塊肉,分給別人吃了。民進黨可以這麼做,就是因為行政、立法兩權,都在數人頭的比賽裡,獲勝了。但憑什麼軍公教就有這塊肉吃? 不正是國民黨先把資源劃給「自己人」,並且把肥肉「制度化」,才生出今天的問題。因其來源不正,所以才有後來「報復式」的公平正義改革。

這是一個很悲傷的事實,而且這種「食其肉,啃其骨」的仇恨,更隨著年金改革而根深蒂固了。但幾十億,就算幾百億好了,算得了什麼錢,如果經濟成長率有6%、7%,什麼錢出不起? 但說實話,這6%、7%的年增率,在事事講求公平正義的台灣,還真辦不到。什麼,高雄芭樂賣的很好? 神經病才覺得開芭樂票是在搞經濟。

現在想來,當初年金改革的問題,應該用通膨來解決。但事後諸葛,沒什麼好說嘴,還是來看Peter Thiel前幾天到哈佛和兩個糟老頭的對談,讓我們一起思考民主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