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入學醜聞

周二爆出的大學入學醜聞,影響層面很大。我有些心得,和大家分享一下。先來幾個事實評論。

(一) 這些被收買的大學,如耶魯、史丹佛等,都是知名學府,所以震驚社會。但也有家長花了幾十萬,讓小孩進南加大。南加大已經不是我們那個年代,「有錢有腦唸史丹佛、沒錢有腦柏克萊、有錢沒腦南加大」那個刻板印象了。南加大在金錢加持之下,名聲越來越好,也才會讓家長想花錢買進去。

(二) 經濟學家Tyler Cowen說,這些有錢人搞作弊,一方面說明了,大學越來越好唸,就算實力未到而作弊進去,也不用擔心。另一方面,則說明窄門越來越窄,進名校越來越困難,所以才有人鋌而走險。然後,他痛心這些家長,把作弊上大學這種事,當成是開車超速一樣的態度。對富裕家庭的道德淪喪,相當失望,他還寧願看到是黑道在搞入學作弊。

(三) 但Cowen不全對。兩個收買帆船教練進史丹佛的,後來沒有入學,大概也是會怕程度跟不上,名校還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敢亂唸。另一方面,Lori Laughlin的明星小孩,買進了南加大,還大言不慚地說她不是去唸書,而是去看足球賽和參加派對的。我認為這次醜聞,應該把南加大的名聲,打掉不少。

(四) 整個被起訴的名單,放眼看去,都是富裕的白人。但紐約時報刊的第一篇主文,都沒提到罪犯的種族背景,卻大喇喇地把一個案例講出是亞裔,讓我對紐時很不滿,但也符合紐時一貫看法,即不把亞裔當少數族群,而是比白人更需要傾全力對付的優勢族群。這案例是一個南加的華裔,付了120萬給顧問,讓顧問收買耶魯的足球隊教練,而這小女生高中連踢足球都沒有,還要讓顧問想辦法修圖造假經歷。足球教練最後收了四十萬,其它進顧問口袋。耶魯「只要」120萬,現在應該很多華裔家長在打聽還有沒有人在做。

(五) 主謀入學顧問說,要進名校,不是硬碰硬走前門,就是捐大錢走後門,但要花十倍以上的錢,而他為其它人開了個側門。正是開的這個側門,讓社會炸翻了鍋。因為一個名額給了不夠格的,就是犧牲了另一個努力的年輕人的機會。走後門捐大錢的,至少給了學校錢,可以因此幫助其它困苦的優秀學生。這些作弊的有錢人,完完全全就是寄生蟲而已。

我說Cowen的痛心,是因為他對人性有太天真的看法,才會這樣。美國人的道德,沒有比其它國家的人高。美國比較少這種作弊醜聞,是因為美國比較富裕,就算擠不進窄門,也還有很多機會。大多數的人,不會為了送小孩進長春藤,就幹這醜事。有個家長,還以為他只是請了個比較有辦法的升學顧問,而不知道這顧問是買通監考官來考試作弊。

大部份的人不會犯這種法,不表示少數人不會。但我們不可以因為美國也有入學醜聞,就把美國打成像中國一樣,有結構性的作弊問題。美國檢察官能把所有犯罪集團和家長的事證,在法律面前,公諸於事,就證明這個國家還是一樣透明,一樣還是以法治國。

我說這醜聞有深遠的影響在於,這些得以作弊進名校的富人,把名校的虛偽完全攤開來了,把貧富在社經地位的差別,把金錢在社會流動扮演的角色,通通毫無掩飾地暴露出來。「走後門」捐大錢的方式,就真的比這些買通教練的人高貴嗎? 這些買通教練的人,只是沒那個錢,或是不願意花那個錢而已。那些靠捐錢進哈佛、史丹佛的學生,程度一樣不好。如果說「走側門」的,佔了努力青年的名額,「走後門」的不也一樣?

而如果仔細想,這些人靠錢「走後門」、「走側門」,那些靠種族保障名額的,不也是「走後門」,只是不靠錢,而靠膚色而已,一樣不公平。

美國從獨立戰爭以來,社會演變的一個重要力量,就是獨立宣言裡說的,「人生而平等」。這平等的概念,推倒了菁英紳士的統治層級; 這平等的概念,讓美國打了個內戰,解決了奴隸的問題; 這平等的概念,讓馬丁.路德·金恩博士走上街頭,取得族群平等的成就; 這平等的概念,讓所有美國人,不分種族、性別、性向、年紀、宗教信仰、地域差別、社會階級、貧富,都有一樣的政治權利,都有一樣作「美國夢」的權利。

但這些菁英學校諸多入學政策上的差異,都一再地打臉這個美國獨有的「平等」精神。這種和美國立國精神不相容的政策,不是在法庭裡遭到挑戰,而剎時廢止,就是在正義之士的主持公道下,逐步改弦易張。我認為,現在所有的美國菁英名校,都為了這個醜聞,而展開了檢討。而一旦開始檢討,就所有「不公平」的入學方式,都會被拿出來討論,包含「亞裔限額」的政策在內。

大學的目的是什麼? 在民主、自由、平等的社會裡,大學要收什麼樣的學生,要用什麼方式收學生,才能達成目的? 這些就會是檢討的重要問題,也是我說這醜聞有深遠影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