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

左派經濟學家,也是諾貝爾獎的Bob Solow,曾經評論傅利曼:

「我和米爾頓(傅利曼)有另外一個差別,什麼事都讓他想到貨幣供給。好吧,什麼事都讓我想到性,但我不會把它寫到論文裡。」

這就是我最近看一些政治評論寫手的感覺,下流又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