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邊陲

經營一個帝國並不容易,當帝國正和敵軍在貿易戰場,為生死存亡針鋒相對之際,帝國的邊陲,卻有了一百萬人上街抗議。這百萬人抗爭的事,最後能拍板的,也是中南海那幾個正在處理貿易戰的傢伙。帝國的核心,沒有同心同德的同舟共濟,只有「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狠鬥。這邊陲城市的律法更改,誰料到也能成為京城生死鬥的素材?

共產黨高官,有數不盡的財產和身家,放在香港。雖然有肖建華這樣的例子,帝國爪牙仍舊能伸手擒回失控的富豪,但大部份的貪官,仍舊可以放心的轉移財產到香港,寄後代希望於香港名義上仍舊獨立的司法體制。但這「送中條例」,把高官們的希望給打壞了。美國去不了,香港內地化,子子孫孫該怎麼辦? 於是誰惹出貿易戰,誰抹去東方明珠的光彩,誰就要負責。共產黨的內鬥,方興未艾,「送中」不管是硬上通過,或是被伸手擋下,都能透露中南海爭鬥的蛛絲馬跡。

台灣的選舉,當然也是共黨派系爭鬥的戰場,看蔡衍明和郭台銘越來越激烈的交鋒,讓我忍不住都想為郭台銘加油了。台灣早晚也要來個「送中」,把中時、中視、中天這三中,好好地送一送終。

郭台銘的「兩個中國」如果北京吃得下去,我倒是有一奇妙想法。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承認中華民國,甚至建立外交關係,互派大使,但中華民國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同盟條約,讓解放軍使用台灣軍事基地。台灣人吃得下這種獨立嗎? 這是個很難的問題,不過我多半是異想天開了,天朝不可能有這麼靈活的想法,台灣自然地靠向美國,還是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