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作為一個志業

今天股市休市悼念剛剛逝世的老布希總統,華爾街日報說,他是舊時代紳士,卻在一個逐漸黨派鬥爭激化的環境當總統,所以最後連任失敗。為什麼這麼說呢?

1988,雷根兩任總統任滿,副總統布希爭取黨內提名,但碰到逆流,在愛荷華州的初選,落居第三。為挽救繼任機會,老布希說出了有名的話,「讀我的唇,沒有新稅Read my lips: No new taxes.」一往右派靠,布希就開始勢如破竹,成為執政黨在兩任總統後,仍舊能入主白宮的少數例子。但老布希面對的是民主黨主控的參眾兩院,他這個相信不分黨派合作的老紳士,吃了不少民主黨的虧。

以老布希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勝利的高人氣,以及美國在冷戰全面勝利的戰果,他競選連任居然非常辛苦,平白跑出來一個Ross Perot瓜分右派選票,然後經濟陷入衰退。經濟衰退有很多原因,但其中之一是他違反競選時的承諾,居然加了稅。這加稅是民主黨的眾院議長設的陷阱,手控預算權的民主黨,逼迫布希,如果要預算通過,就要加點稅,「平衡預算」。不敢讓政府關門的老布希,相信「超黨派合作」的理念,就這樣走入圈套。

在經濟景氣不好的時候加稅本身就是神經病,但更傷的是,1992年的選舉,柯林頓就一路播放廣告,「讀我的唇,沒有新稅」,然後再加上一句,「笨蛋,問題在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果然布希就是這個超黨派的笨蛋,打包回家。

但我不相信華爾街日報說的,黨派鬥爭在最近才激化。從美國立國的開始,黨派鬥爭就是政治生活的一部份,相信超黨派可以合作的,不是笨蛋,就是自以為華盛頓再世。以傑佛遜這麼溫和的個性,政治惡鬥起來,都完全沒有限制,對手死了,他只有開心,沒有任何兔死狐悲的傷心。這是人性的缺陷,也是民主政治的必然。我說是必然,因為在民主時代,願意承受這麼多人身攻擊來擔任政治人物,那是一種為國為民,為在歷史留名的野心。當國家、人民的未來和自己的歷史定位是政治鬥爭的目的,是比賽的獎品,講溫良恭儉讓,那不只是做作矯情,更是違背自己「政治作為一個志業」的使命。

所以我看到陳其邁和韓國瑜在選前私相授受,「你不提我爸,我不質問你老婆」,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蘋果日報社論罵了這兩人違反民主精神,剝奪人民知的權利,罵得很好,但還不夠。陳其邁裝紳士,把市長寶座弄丟了,所有韓國瑜執政的失敗,都要算在陳其邁身上。本來就應該狠狠地把韓國瑜老婆土地上有問題的地方,大打特打,那才是民主選舉的精神,那才是負責任。不只這樣,過失致死的事情,也要調查,也要質問才行。這個交易「你不提我爸,我不質問你老婆」,本身就是不對稱的,還在那邊自我感覺良好。人家不提你爸,那是不用提,全高雄市,甚至全台灣,誰不知道陳哲男是你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