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對撞

中國問題專家裴敏欣在南華早報呼籲,北京要採「比較不糟」的手法對付香港問題。「糟」是解放軍進城,毀了香港,「比較不糟」是讓林鄭下台,答應示威者的要求。不約而同,這也是蘋果日報社論的結論。以黎智英介入香港運動的深度,蘋果的社論,我們可以相信,應該是抗爭主流派劃出來的底線了。邊界外的解放軍,動與不動,就在習近平的一念之間。

但這棋,恐怕不是只有北京和香港民主運動的「大人」在下了。

環球時報的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青年拿下,雙手被綁,高言,「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付國豪雖然沒被打死,讓警察救了出來,但「從容就義」的照片,已經讓他成為中國民族英雄。

共產黨敢把香港的抗爭在微信、微博流傳,在中央電視台播放,那就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民族主義之火燒上了。有這樣的火勢,共產黨敢輕輕放下,對示威者讓步? 我很懷疑。另一方面,雖然香港的反送中青年,正在檢討在機場的過激行為,但我判斷主戰派的悲憤心情,會壓住「和理非」派的反對。「失眼少女」和「付國豪」,怎麼比? 接下來的抗爭,也許規模會變小,但暴力程度肯定會更激烈。

這場中港青年的大戰,誰都不知道結局為何,但火車對撞,大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