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民大會

據說有人問周恩來對法國大革命的功過看法,他說,現在談還太早。法國大革命對歷史的影響深遠,但周恩來的徒子徒孫,顯然對這段歷史,學得沒有很好。

在攻陷巴士底監獄前,巴黎已經是山雨欲來而風滿樓,但加大巴黎人抗爭決心的,卻是法王路易十六的動用軍隊,國王意圖用武力恫嚇「不法份子」,防止滋事。但適得其反,軍隊的現身,更讓巴黎人激動。北京政府一而再地用軍事鎮壓作威脅,要求香港「恢復秩序」,但一樣適得其反,南蠻子沒在怕你。

香港青年,也可以從法國大革命裡,學到些事,因為南方事變,越來越像大革命前夕的模樣。

現在一再上街頭的抗爭,需要一個「拉力點 rally point」來提升動能到下一個境界。法王下令召開的三級會議,一被人民掌握,轉變成國民大會後,就變成和法王爭主權的核心。一旦人民透過國民大會,取得法國的真實主權後,法王到底還算不算法國的元首,到底還有沒有擁有法國的國家主權,就變成一個爭議的點,至此之後,革命取得了正當性,人民可以聚集在國民大會之後,征討法王及貴族。

因為北京不仁,所以不能怪香港不義。共產黨先毀信背諾,置一國兩制的承諾不顧,不准香港人民直選特首和立法會,那就不能怪香港人民直接奪取主權的行動。香港應該要人民自辦直選,跳過特區偽政府,由人民直接主辦選舉,選出香港自治首長和立法會議員。唯有這樣的港民大會,香港才有抗衡北京的法理正當性和起義集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