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通都准了

如果要把韓國瑜比成川普,同樣是「下階層」人民對政經「菁英」的反撲,那要打敗韓國瑜,就要找出韓國瑜和川普不一樣的地方,要仔細觀看2016美國大選和2020台灣大選不同的地方。

韓粉和川粉,如果是賭爛票,那對手再怎麼在候選人身上澆糞,怎麼笑他們笨,都不會阻卻支持者的熱情,你越笑川普、韓國瑜,這些粉,越要出面投給你好看。所以不要打什麼「政績」、「落跑」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點。說實話,「帶職參選」怎麼樣,人民要讓他更上層樓,要他撕毀和「高雄市民的承諾」,有什麼不可以?

和川普一樣,韓國瑜也不是什麼偽君子,而是沒有道德的真小人。所以一直打他貪財、好色、嗜酒,都沒用,粉就是粉,早就不管這些人格缺點了。

但這些基本盤,本來就不該是對手的施力點。問題要思考的是,如果持續打「政績」、「承諾」、「品德」這些點,對中間選民有沒有用? 照川普的前例,或是2018年的市長選舉來看,賭爛的中間選民,是不會給這些牌給叫出來投票的。陳其邁用這些牌吸引不了中間選民,蔡英文一樣也辦不到。

2016年的美國大選,希拉蕊給選民冷感的程度,不下於蔡英文和民進黨在2018的情況。中間選民寧看熱閙,也不要出面投「理性」、「實在」的政治菁英,這就是選出川普和韓國瑜的主因。但「看熱閙」這一個特性,就會是2018和2020兩場台灣選舉不同的地方。

當票開出來,川普和韓國瑜當選的時候,世人心裡糾結了一下,但日子一樣過下去,反對者心裡,說不定還有著在「安全的地方看颱風」的感覺,事情要閙得越大越有意思。但美國選出這麼民粹的總統,國家也不會敗亡,因為三權分立的堅實美國憲法,保障了制度的長治久安。而高雄選出一個痞子市長,終究還是個地方首長,權力有限。但台灣總統選舉不一樣,這是生死存亡的選舉,韓國瑜當總統,要和中國談統一,台灣是沒有美國那種堅實的制度可以阻擋。所以要激出中間選民的危機感,才能避免重蹈覆轍。只有中間選民大軍出場,才有辦法輾壓韓粉。

所以,把「中國加油隊」激出他們真正的潛力,讓人民討厭北京,嫌惡共產黨,才是蔡英文勝選的保障。不要再小鼻子小眼睛地,談「帶職參選」這些小事。不但要逢中必反,還要在美中貿易戰見縫插針。所以先把來台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朋友,通通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