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一小

民主國家的國政陷入沉疴,國民要選出新的領袖,可以像雷根、柴契爾夫人一樣,選一個老的、「頑固」,對世事洞明,又充滿決心的年長型領袖,穩定地帶領大家。或者是選一個年輕的,充滿活力,但毫無經驗,只有希望,但不見得有一套治國藍圖的,如甘辸迪、柯林頓和歐巴馬。

面對民進黨的敗選和國民黨不可思議的老大化,台灣現在該如何選擇領袖呢? 老的,還是年輕的?

史上偉大的征服者,很多都靠著過人無比的能力,在年輕時候就登上巔峰,如亞歷山大和拿破崙。拿破崙26歲時,就當上義大利遠征軍的元帥,揚名立萬,34歲就加冠法蘭西帝國皇帝。拿破崙有所有年輕人都有的問題,如衝動,但他以行動快速和創意彌補,小失敗立刻轉成大勝利; 又比如思考不全,拿破崙以他過人的記憶力和學養克服; 又比如年輕沒經驗遭屬下輕視,拿破崙也以他的勝仗和嚴明的獎懲,迅速地立下軍紀和威嚴。

而如雷根和柴契爾夫人這種年長型領袖,雖然他們沒有年輕人的活力,快速轉進,但他們彌補的方式是對歷史、人性的洞察。與其像年輕領袖一樣,不斷嚐試新方法,錯了一直改,雷根和柴契爾夫人,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穩健前進,不受外界干擾。他們自己也許沒有那麼多活力,但絕不是保守老成,拘泥頑固,反而重用年輕人,而以經驗指導這些年輕團隊。

這兩種成功的領袖,有一個特點,他們都是圈外人。已經在政治圈待過一陣子的政治人,習於舊的思考方式,沒有創意,只有「這個辦不到」,「那個不可能」,既沒有活力不斷嚐新,也沒有歷史、人性觀,了解世事,他們也許可以上位成領袖,但絕沒辦法開創新局。而台灣,需要開創新局的領袖。

現在蔡英文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明明她的個人特質應該是走雷根、柴契爾夫人路線,但環繞她身邊的,卻是一個把她當甘辸迪看的團隊,還有人建議她開直播。千萬不要,因為一開直播,就會把她弄得父子騎驢,鐵定完蛋。但這進退維谷,也要怪她自己。意識型態不清,一下走左派人權路線,一下走右派振興經濟,完全沒有雷根和柴契爾夫人的歷史洞見。

我認為蔡英文應該要思考一任總統的事,把下一任交給年輕人挑戰,甚至要把賴清德跳過去。賴清德和希拉蕊一樣,當初應該要遠離權力圈養望,但他們沒辦法遠離權力,接下政治對手給的權位後,就把自己和政治對手的前途綁在一起,未來沒指望了。

但更重要的是,雷根、柴契爾夫人這角色,已經被柯文哲選走了,阿伯非常清楚他要什麼,非常懂科技,他來弄直播,自然的很,蔡英文和賴清德,千萬不要嚐試,做不來的。要面對柯文哲的挑戰,民進黨只能跳過一代,直接找三十、四十歲的世代,賭一把。對,沒錯,就是賭一把。年輕領袖最大的問題,就是你不知道選上的是甘辸迪,還是歐巴馬。

我認為蔡英文已經完成了歷史的責任,她從來不是開創新局的領袖,但她穩住了民進黨,穩住了台灣政局,拿自己的前途賭上了年金改革,算是為台灣承擔了歷史共業,也給下一個領袖,一盤新局。非常感謝蔡總統,但您可以交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