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倫理

去年底,川普宣佈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瘋狗」國防部長馬提斯第二天立刻遞上辭呈,因為他方才對外宣佈美軍會留武力在敘利亞。被三軍統帥打臉,馬提斯負責任地退出川普政權,這是民主政治的責任倫理。民選的總統擁有國家政策的最後決定權,政務官有再多的理念,與總統有再多的不同看法,也要服從於這個權力。

馬提斯最近寫了本書,講他的海陸軍旅生涯,夏天會出刊。但他對記者說,「我是老派的,我不會寫現任總統的事。所以想看秘辛的人,要失望了。」這也是責任倫理,有機會受國家徵召,為國服務,那是榮耀,因這榮耀而有得知高層內情的機會,是責任的一部份,不是讓你拿來臧否月旦總統的,馬提斯的人品高尚可見一斑。

但台灣選總統的人,新派的不得了,身居政權第二號人物,還出馬挑戰連任總統,沒有倫理,不知責任,自私任性,令人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