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文反駁百人公開信

越戰快結束時,有個歷史學家Barbara Tuchman分析,為什麼美國在越南灰頭土臉。她認為,如果美國早點「培養」毛澤東,在二戰時,和毛往來,就可以軟化毛的極端主義,而可以避免日後的韓戰和越戰。這個荒謬的理論,把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當成白紙一張,你畫黑,他就黑,你白他,他就乾淨漂亮。完全枉顧現實,視共產黨為幼兒,自大而無知。

這是華盛頓郵報長年的北京主任潘文,最近一篇評論所提到的故事。潘文主要是針對百餘學者、外交官之前在華郵的公開信,反對他們說的「中國不是敵人」,認為他們犯了和Tuchman一樣的錯誤,把共產黨當小孩來教,誤認共產黨有所謂的溫和派,伺機和西方合作。潘文認識的共產黨,沒有這種溫和派,就算之前有,在習上台後,也改變了態度。所以潘文認為,沒有必要改變川普當局對中強硬的政策。

文末,潘文同我一樣,認為這百人公開信,越受北京贊揚,就越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