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ala Harris

我家對門住的夫婦,男的是俄羅斯移民,女的是印度來的。左鄰則是黑人老公,韓國太太。右舍是ABC先生,娶了白人太太。附近這幾戶,只有斜對門的,是土生的美國白人夫妻。這樣種族多元的環境,不是在大都會區,而只是農業州裡相對比較自由開放的大學城而已。如果你在紐約這樣的大城,跳上任何一班地鐵,放眼望去,沒有白人多數這種事,人種多元的景象,更遠勝於我們的大學城。作為世界少數真正做到多元種族可以和平共處的國家,美國帶領世界,進到一個人類的新紀元。當然美國的領導人,也要反映這樣的現實。在歐巴馬「還黑人一個公道」、川普「為中下階層白人反撲」之後,下一世代的美國總統,會是什麼樣貌?

民主黨長長一串的總統候選人名單,也許可以稍為透露一下未來的政治生態。

民主黨的首輪總統候選人辯論講台,雖然仍是白人男性佔多數,但最後出線的,很難說一定是白人男性。領先的Joe Biden,在辯論會上,面對種族議題,遭到猛烈的炮火攻擊,因為他的漫長政治生涯裡,雖然最後當了黑人總統的副手,但他經年累月地在參議院議政,不可避免地和現今被視為落伍的政策沾上了邊。批評Biden最力的,是Kamala Harris,一位五十來歲,來自加州的女性聯邦參議員。相對Biden當年反對聯邦介入各地的種族隔離,Harris是加州柏克萊當年首批,配合聯邦廢除種族隔離就學政策,坐巴士到白人學校上學的黑人小孩,一黑一白的種族背景和政策紀錄,一放在講台上,形成強烈對比。難怪,Biden辯論會完,看好度大幅下降,而Harris則呈上升趨勢,站穩前段班。

Kamala Harris雖然以黑人候選人自居,她真正的種族背景,卻沒有那麼單純。Harris的爸爸是牙買加來的黑人,媽媽是印度人。她的父母結婚時,同為柏克萊加大的外國留學生。她父親後來到史丹福經濟系任教,母親則為內分泌學研究員,父母離異後,Harris歸母親扶養,四處居住,還曾在加拿大的蒙特婁唸法語高中。大學則唸黑人傳統名校Howard University,之後回到加大唸法學院。Harris的法律人生涯,都在檢察體系裡。她先是在奧克蘭當小檢察官,之後一路有貴人提拔,2004年,當選舊金山檢察長,2011年,當選加州檢察總長。但Harris的故事,遠複雜於這些表面的履歷,加州的這些檢察長位子,都是民選的,如果沒有政黨機器的奧援,根本沒有當選的機會。Harris曾和加州知名的黑人議長Willie Brown交往很長一段時間,前男友的政治支持,是Harris眾所週知,但她想極力淡化的關係……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