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溫牛奶

最近在看Netflix的Kim’s Convenience,講韓國移民在多倫多開便利商店的喜劇。對我們異鄉移民而言,看著這些似曾相識、移民和美洲社會的磨合經驗,以輕鬆的喜劇角度,哈哈一笑,沒有什麼壓力。

紐約客的樊嘉揚,剛好也在推這劇,她說,「就像一杯溫牛奶一樣」,對她這種1.5代移民而言,劇中人的故事讓她有溫暖的感覺。但我很清楚知道,她這種溫暖的感覺,和我們第一代這種開心看劇的感覺不一樣。

對我們來說,移民面對美國社會,有很多的挑戰,辛苦時候多些。當我們看到其它移民的故事,我們開心,因為這些橋段,提醒了我們生活可以是有趣的,可以把辛苦先放在一旁。好像當過兵的,回頭看軍教片一樣,一切痛苦都走過去了,就只剩「光榮回憶」,當然可以哈哈大笑。

但對移民後代而言,Kim’s Convenience的故事,是讓他們想起了溫暖的童年,那些和父母親近的歲月,有時幫英文不好的父母感到尷尬,有時對不了解美國社會的父母感到無奈,更有時對父母無理的要求感到生氣,但更多時候是小家庭的溫馨。長大回想這樣的童年,那真像是冬夜裡的溫牛奶,撫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