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涕蟲

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老像鼻涕一樣,黏著不放。講經濟政策好了,一直打蔡英文不會拚經濟,那你問他們怎麼拚經濟,怎麼開口說出來的,都是人家已經做的政策。又比如兩岸政策,一個個老提「九二共識」,有的甚至把「一國兩制」都吃下了。然後蔡英文,一保衛台灣主權,一提捍衛中華民國,這些鼻涕蟲,在中國連「中華民國」四個字都不敢提,屁都不敢放一聲,回到國內,又搖國旗搖得比誰都用力。

所以當韓國瑜說他要把「年改」改回來,我心想,終於可以和鼻涕蟲有個區別了,蔡英文可以用力打年改的改革成績。的確,蔡也不令人失望,馬上把市場區隔開來,提醒選民年改的重要性和成就。誰料,這些鼻涕蟲又黏了上來,居然改口說,沒打算把十八趴改回來。

韓國瑜是真會選舉的,他知道年改議題在主流民意的看法,所以硬生生地把話吃回去。改革是這樣的,都有所謂的「現狀偏差,status quo bias」。人們對現狀有熟悉、有慣性,所以雖然不完美,但比改革後的未知,至少來得讓人安心。這也是為什麼巨大改革通常阻力重重的原因。但年金一旦改革通過了,這改革後的情勢,就是「現狀」了,要改回去的話,一樣要面對這「現狀偏差」,主流民意,尤其是中間選民,一定不喜歡的。所以韓國瑜精明之處在此,很快判斷選票流向而改口。但這種要在深藍和中間選民之間取巧的行徑,不能常做,劈腿久了,一定會惹禍上身。

另外,為什麼賴清德不好好地對年改發表一下看法? 蔡英文、陳建仁和林全,辛苦地把年改通過,頼是不是該把功勞給人家? 不敢講,因為講了,就沒有陣前起義的大義可言。但賴清德也不能像韓國瑜、李來希一樣批評年改,因為他是民進黨政權的一部份,他沒資格批評。所以這就是賴清德選總統的邏輯不通處,功勞不是他的,批評也不能講,到底是要選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