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居住正義

許多人沒注意到,柯文哲在談居住正義時,嘲笑了香港青年。他的臉書說,「台灣如果不解決高房價問題,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就是真的」。他說「香港的高房價問題造成階級剝削,貧富懸殊」,這整段話,隱含的意思,就是香港青年上街抗爭,真正的目的是討回經濟正義,把香港青年的理想性,減約為「還不是為了錢」。究其實,他和溫哥華那些開著林寶堅尼,上街嘲笑香港人「窮x」的中國青年,沒什麼兩樣。

但從某些角度來看,他也沒錯,因為歷來會有革命幾乎都是經濟問題。美洲殖民地如果不是英國政府想揩肥油,硬要徵關稅,我們還不確定是不是真會有十三州的起義。而法國的舊制度,如果不是青年的anger碰上了農民的hunger,也不見得會被推翻。同樣的,共產黨的農民起義,如果不是國民政府,尤其是國民黨政權的貪污,加上治國無能,民不聊生,也不一定成的了事。話說回來,到底誰在那邊散播謠言,說國民黨會搞經濟?

香港的事變,背後的確有經濟因素,但不是只有經濟因素。而柯文哲真正嘲笑的,不是香港青年的理想性,而是台灣的民主制度。

美國革命、法國大革命,還有共產革命,都起因於經濟問題,但經濟問題不足以促成革命,而是經濟問題沒有得到政治的解決。革命前的政府所有的政制,都不用直接對人民負責,因此由經濟來的民怨,不能得到合法的管道紓發,只能走上街頭,拿起槍桿子,和獨裁者拚了。美國獨立革命後,比「茶稅」更嚴重的經濟問題,經常在發生,但美國人需要上街革命嗎? 不用,只要用手中的選票,把不爽發出來,把政客換掉,把執政黨趕走就好。這就是健全的民主制度下,不用革命的理由。

香港的青年,買不起房,他能要政府負責嗎? 不行,因為政府是北京指派,受香港商人影響的北京政府,管你買不買得起房。所以香港青年不是窮x,而是不爽當傻x,所以要上街革命。

拿著幾百萬選票當上台灣民選首長的柯文哲,對民主制度的嘲弄,不只是「還不是為了錢」,還表現在舔共的行為上。對著明言要武力併吞台灣的北京獨裁者,卑恭屈膝,而對著自己的民選總統,惡言相向。這種不把民意當一回事的驕傲行為,我們只能讓你再也選不上任何職位,讓你好好上一堂民主的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