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留給你們自己

除了CNMB外,「愛中國」、「愛香港」是這次中國放出來的民族主義幽靈的主要口號,讓我看得很有似曾相識的荒謬感。

伴隨台灣民主化發生的是「本土化」的運動,這是民主共和國裡自然會發生的現象,因為佔人口多數的族群,長期在語言、文化上受到霸凌,甚至「清洗」,一旦可以用選票「平反」,矯正過往偏失的運動,自然會因運而生,這是本土化的根源。

從李登輝到陳水扁的時期,我們看到這個本土化摧枯拉朽的力量。於是沒有了北京話「字正腔圓」的八點檔,換上了台灣龍捲風的本土劇。這種擋不住的浪潮,對原先佔據文化優勢的族群來說,那是一個不堪的轉變。這族群,不是只有藍血的外省人,還有許多徹底擁抱黨國教育的本省人,尤其以軍公教為主要代表。當很會發捲舌音,不再是他人所推祟的長處時,這族群大致有兩種表現方式。一是郭冠英的「高級外省人」和王炳忠的偽外省人族群,他們徹底瞧不起台灣的本土文化,仍然時代錯誤地緬懷蔣公,最後就染紅,而完全脫台入中,雖然持續地在台灣享受民主、自由和健保,但他們的心在中國。

另外的表現方式,是「識時務為俊傑」的這種。當長青的本土劇不需要字正腔圓的小生時,張晨光就很自然地轉換到帶有口音的台語,繼續在電視螢幕上,保持著一席之地。認清時勢而轉向擁抱本土文化的,有多少是真心認同這土地,我們不知道,我們也不能要求人心的絕對忠誠,但他們的願意嚐試改變,總是一個好事。所以,在美國碰到一些外省老台僑,滿口「我們老中」自居,但喜歡用台語和我攀談時,我並不介意,還有些親切感,直到這個「本土化」、「反本土化」的衝突,終於到一個荒謬的程度,讓我對這個矯情的嚐試感到反感,而開口阻止了這些半調台語。

荒謬是本土化的運動,滲透到了政治語言裡,變成了「愛台灣」的三字口號。綠衛兵動不動就質疑別人「吃台灣米」,不講台灣話,不「愛台灣」,甚至無證據地指控「賣台」,一股令人反感的文革鬥爭氣息,令人極為不舒服。明明是自然該發生的本土文化平反,怎麼轉身就變成福佬沙文主義呢? 進步的本土運動,怎麼就給反動的多數暴力給污染了呢? 這違反了民主共和國裡的自由、平等精神,所以在進步開明的綠營裡,「愛台灣」逐漸變成不適宜的政治語言,尤其在民進黨已經二次執政之後。

藍營的政治人物,從連宋的親吻土地後,徹底擁抱「愛台灣」的政治語言,但這像是護身符一樣的口號,並無法掩飾他們對本土化運動的誤解。葉金川在日內瓦嗆留學生的話,「 喂,妳台灣話會曉講嘸? 誰人比我卡愛台灣,妳跟我講」,就是「愛台灣」被藍營等同於「講台語」的最佳例證。

但葉金川者流,是藍營「愛台灣」運動的最後一波,一如進步開明的綠營,不再動不動講「愛台灣」,慢慢了解本土化運動的進步開明的藍營,也不會常把「愛台灣」掛在嘴邊。我看到馬英九沒有特意平衡省籍背景的選用閣員,我其實是高興的,因為政治激情挑起來的族群政治算是過去了。

但不再談「愛台灣」的藍營裡,還是有郭冠英、王炳忠這些人,從來不屑本土化運動,現在又隨著「祖國」勢力強大,更不需要嘴巴上討好台灣,所以連「台灣本來就是中國土地,不想當中國人,就滾出去」的話,都能堂而皇之地說出。有這樣的叛國人士,就會有相應的台獨沙文主義再興。但詭異的是,中國出現的「愛中國」民族主義口號,也許會是防止台灣「愛台灣」反智運動再興的主要力量。

進步、自由的民主共和國裡,愛國主義的特色是毫無限制的自我批判。對比集權國家由政府操控的愛國主義,滿溢橫流的「愛」,充滿血腥暴力的「愛」,讓我們對這些激情的政治口號,有更清醒的認知,因而敬而遠之。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許就是台灣不會再有文化多數暴力的契機。

義和團,你們當就好,文革,你們搞就好。咱們還是投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