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森的權力之路(二)

「大位不可以智取」,因為大位來自天命,沒有老天的認可,誰能登上總統的寶座? 這事實,只要看看歷年來在逐大位的路上,有多少跌跤的人中之龍,就可以得到證實。另一方面,很少美國總統是從沒夢想過大位就入主白宮的。也就是說,要當美國總統,要有政治野心。然而能不能當上總統,單靠野心是不夠的。野心之外的最重要條件是什麼? 領袖魅力charisma? 智力? 決心? 雍容大度? 要我選,我會選「創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而詹森大概就是史上最具創業家精神的美國總統。

因為世局的變化難料,再精明、機巧的政治人物,也無法預料十步以外的棋局。對野心的政治家而言,能夠像創業家一樣,充滿精力地不斷因應變化、想出創意點子、改變策略、投入資源的能力,遠勝過任何其它條件。細數目前台灣政壇的總統大位角逐者,很少有這創業家精神。國民黨內的四個太陽: 朱立倫、吳敦義、王金平和馬英九,通通是國民黨官僚體系裡養出來的公子哥兒和大老,沒有一個真的在人生困窘時,靠著創意和決心突破困境,再上層樓。不是人家把權力放在盤子裡奉上,就是在官場裡遊轉,不得罪人,但也不做事。

而馬上得天下的民進黨,有著比較豐富的角色清單,但蔡英文和賴清德,甚至是蘇貞昌,都是決心十足,但沉悶得讓人發慌的保守性格。你把想定的計劃,交給這些好學生執行,埋頭苦幹、不知轉彎的弄出成品,你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生氣。因為他們沒有創業家的精神,沒有想像力,就沒有創意。說起來長扁二人,還是民進黨史上最有創意的兩個政治人物,但他們的故事又有其它的變故摻雜其中。

我還是看好柯文哲和鄭文燦,但柯P居然一日雙塔這招,用過還要再用,讓我非常失望,馬上扣分。創業家精神除了創意外,還有無窮的精力。柯P和鄭文燦,在這點上都讓人佩服。精力充沛不只是苦幹實幹,比如說,看賴清德市長任內在颱風夜清晨下班的照片,固然令人感動,但總覺得充滿苦情,不像鄭文燦,到處走透透,又一臉笑咪咪,讓人感受到的就是一個樂觀,有希望的未來。

所以到底我們要政治人物創什麼業呢? 創業不只是開公司、做生意,創業是一個無中生有的過程,尤其是在碰到困境的時候,憑空得出解法的過程。而碰到困境,幾乎是每一個職業政治家,都無可避免,都需要「突破」的過程。

詹森二十來歲進華府當眾議員的秘書,幹得有聲有色,華府眾多官僚機構,他沒有一個不嫻熟管道可以溝通,而德州的選區,在他日以繼夜的加班,不斷完成選民請託的情況下,相當穩固。但詹森沒有一輩子當秘書為人打工的打算,原本心想這個公子哥兒議員當個幾年就膩了,他就可以順勢接手。但有錢有閒的富家子弟,還蠻喜歡國會議員這種光交際,不用傷腦筋的行業,並沒有下任的打算。詹森接著想幫他的老闆「升官」,到處找人想辦法遊說小羅斯福派他的老闆當墨西哥大使。雖然他的老闆很心動,但事與願違,羅斯福派了別人。

卡在眾議員秘書位子上的詹森,非常不耐,但德州沒有一個國會議員有空缺,就在困難的情況下,羅斯福夫人的一個新政策,幫詹森打開了缺口。1935年,大蕭條已經進入第六年,整個社會都還在經濟困頓裡,對年輕人的打擊尤其嚴重,沒有學上、沒有工作,一代青年眼看就要墜落無底深淵,羅斯福夫人非常擔心,「一定要給年輕人感覺他們有被需要」。她想像的是一個全國性的青年組織,給青年教育和職業訓綀,給他們一個機會貢獻己力。在她的遊說下,羅斯福總統同意了,「國家青年管理局National Youth Administration NYA」就此成立。詹森聽到這個機會,立刻求他的貴人,即後來的眾院議長Sam Rayburn,幫他要NYA德州指揮官的工作。原本NYA已經派任德州指揮官,還已宣誓就職了,但Rayburn直達天聽,讓羅斯福改派詹森。不到三十歲的詹森就變成NYA全國最年輕的州指揮官。

創業家精神當然不是只用在求官上,而是在當官後,用精力和創意來使用權力。NYA的全國總部要求德州創造一萬二千個工作機會給年輕人,但這些工作又不能取代既有的成年人的工作,也不能是州政府或地方政府本來就該做的工作,同時要確定青年得到照顧,所以總花費的75%一定要是給青年的工資,然後華府不給任何指示什麼工程計劃可行,因為他們自己也是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沒有工程經驗的詹森,面對幅員廣大的德州,硬生生地用他的創業家精神,發想出一套完整的計劃,順利執行到全州。他讓青年蓋「路邊公園」,在德州新建的眾多高速路旁,蓋休息站。在數百哩行車都碰不到城鎮的德州,公路邊的公園,立刻成為大受歡迎的傑作,完全符合聯邦總部的要求,地方政府也很樂意出借設備,甚至提供材料讓NYA使用。不到一年內,詹森蓋了135個路邊公園,僱用了3600個年輕人。

但詹森的任務是僱用一萬兩千人,他們需要更多的創意。詹森的德州軍團避免了羅斯福許多新政有的批評,「光做些沒意義的工作」,他們想出了許多真正有意義的工作。比如說,德州窮苦的鄉下,有許多年輕人,在景氣好的時候,上大學就已經是美夢一場,更何況經濟大蕭條時期,父母根本不願意讓他們離農。詹森創立了「新鮮人大學中心」,讓農家子弟免學費,就近上一、兩門大學的課,由NYA出錢,聘用老師。對於不想唸大學的農家子弟,詹森成立了四個月長的職業訓練計劃,讓他們到大學校園學一些實用的農機、水電、動物養殖課程,農家子弟除了免費上學、住宿外,還有薪水,但男生得幫忙蓋宿舍,女生得製備宿舍用品。這樣的計劃,一舉多得,沒什麼經費的大學,多出許多建物,而這些農家子弟,增進了農業知識,有些甚至因此俱備了到城市討生活的技能,有的更因此起了上大學的念頭,而真的上了大學。

詹森在NYA的工作,博得了全州的讚揚,「溪邊的那些窮人家小孩,應該要有人生突破的機會。而NYA就在給他們這些機會。」不只是在德州受好評,華府總部也注意到了。幾乎沒有任何州達成總部的要求,但有著最年輕指揮官的德州辦到了,他們還把華府原本模糊不清的目標,相當切實的具體化。但詹森這樣辛苦的工作,不只是要華府政客的掌聲而已,他的NYA組織,讓他擁有直通全州大小官員的權力,人事的調動、建設的進行,本身就可以收買很多人心,更何況他把社會最關切的年輕人問題,解決了一大部份。這樣贏來的善意和實質政治支持,讓詹森在兩年內,有機會競選國會議員時,他就頭也不回,就拿著眾多政治資本,競選而當選聯邦眾議員,重新回到華府。

創業家精神,讓詹森在困頓的時候找到機會、把握機會,而更上層樓。而創業家精神,常常還可以幫忙達成政治人物最需要做的事情,「解決問題」。詹森到華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解決德州富商Herman Brown的人生危機。

詹森的選區包含了州府奧斯汀,也包含了附近正在興建的Marshall Ford水壩,這水壩是羅斯福百日新政成立的「公共建設局PWA」和內政部水利局共同出錢,在詹森上任前,蓋了一半,卻出了問題停擺。在德州政客的搓弄下,水利局已經付了幾百萬給Herman Brown的公司建設水壩,但水利局並沒得到授權。水利局依法要得到國會授權,才能建設水壩,但這個建案,從來沒得到國會授權動用經費。聯邦政府主計長原本拒絕支付一千萬總預算的頭期,但詹森的前任,透過羅斯福硬逼主計長發錢,前題是國會日後會授權。

但問題不只如此。水利局根本沒有資格蓋這水壩,1902年的法令規定,聯邦水利局只能在聯邦土地上蓋建設。如果在西部別的州的話,這不成問題,因為這些州在加入聯邦的時候,所有的公有地,都轉移到聯邦政府手上,這些公有地包含了河川及河岸這些建壩土地。但德州加入聯邦的時候,是一個獨立共和國,條件和其它西部領地不同,德州得以保留所有公有地,也就是說,Marshall Ford水壩的建地,屬於德州政府,聯邦水利局不能蓋水壩,就算錢已經發了一半,也不行。建商Herman Brown,聽到消息,幾乎要昏倒,他已經花了一百五十萬在這建案,做不下去的話,他就要破產了。他原本計劃靠詹森的前任在華府的勢力,通過特別法,讓主計長敢發錢,但這個老資歷眾議員,居然就突然心臟病發,死了。

這樣危機時刻,特別顯出詹森創業家精神的可貴。從詹森到華府上任,到眾議院河港委員會出報告「認證並同意」Marshall Ford水壩,詹森只有十一天的時間,但他完成了,運用他的人脈關係,拿到了眾院委員會報告。接著他還要全院同意,參院委員會同意,參院全院同意,兩院協調同意,一關又一關。為過這些關,詹森用上了他最強大的武器,羅斯福。詹森競選時,在德州打著羅斯福新政支持者的旗號,還讓羅斯福在德州為他合照助選。但深居白宮的羅斯福,並沒有特別為詹森打通關的必要,所以詹森找上Tommy Cocoran,和他一樣老奸巨滑,但成為好友的羅斯福心腹。這心腹,幫詹森要到羅斯福一句話,「水壩蓋給他」,Cocoran就拿著這話,到處壓逼國會議員和主計長、水利局,而終於讓水壩拿到國會的「事後」授權。

但詹森幫Herman Brown的工作,還沒做完。公共建設局持續刁難不發錢,最後還是要詹森透過Cocoran,找上總統兒子,才把錢拿到手。這工程後期款,只是1937年的「區區」五百萬,算是小錢。因為詹森為Herman Brown弄到的錢,遠超過這個數目。先是以防洪的名義,水壩被加大,預算追加一千七百萬。到二戰備戰時,轉型蓋軍事基地,Herman Brown從一個小公路包商,一路做到蓋過美國最大軍事基地,還有軍艦造船廠的巨大富商,完全來自和詹森的勾結關係,而詹森之所能為Herman Brown做這麼多事,全來自他創業家的精神。

而詹森幫Herman Brown創了這個業,也幫他穩固了競選任何位子需要的金源。詹森從第一次選上眾議員後,就都不需要募款選舉,只要一個電報,Herman Brown就會為他備好所要的數目,這就是他的創業家精神幫他贏來的驚人政治武器。

回顧

詹森的權力之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