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森的權力之路(三)

詹森的權力之路(一)

詹森的權力之路(二)

Robert Caro的這套詹森傳,環繞詹森從窮苦到登頂當美國總統的一生,但全書有一個更宏大的中心主旨,就是「民主政治的權力來源」。民主制度下的政治權力,來自人民的授權,而人民透過定期的公開選舉,賦予政治領袖權力。每個美國總統都經歷過這樣的過程,但從來沒有人像詹森一樣,取得權力的過程,是如此豐富而精彩。

詹森是天生的政治動物,充滿了精力和創意,他可以把沒有人注意的組織、機構,變成擁有實質權力,可以呼風喚雨的政治工具。前面說到的羅斯福新政「青年管理局」,就是在他的創意和精力的注入下,變成吸引媒體焦點和各級政府交相探詢的權力中心,也變成他日後參選地方選舉的組織椿腳。

大部份的官僚組織和其領導人,得到聯邦政府這樣的任命,就快快樂樂地「少做少錯」,聽從指揮,當個開心官員。但詹森不是,他永遠把他掌握的組織,當成可以更靠近權力的武器,他永遠有一個別人沒有的想像力,隨時尋找可以觸及最多的人心、可以讓自己曝光在掌權者面前的方法。然後把這些方法,不斷努力、不斷調整地做到極致,絕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更上層樓。

詹森初到華盛頓時,出任德州眾議員的秘書,把議員的選民服務工作,做到滴水不漏。但他的眼光,還是持續在找尋機會。有一個叫「小國會Little Congress」的組織,是讓議員秘書、助理,熟悉議事規則、練習議題辯論的場所,但這組織沒有權力,早淪為議員秘書偶爾交誼的地方。小國會有一個議長,雖然是選舉產生,但通常是按在華府的年資,照順序提名、當選。詹森注意到這組織後,深覺可以有所作為,打算拿下當為他的權力工具。但他初來乍到,要當小國會的議長,門都沒有。

永遠認為他會早死的詹森,沒有時間「排隊」,所以他得另闢蹊徑。他注意到小國會議長選舉的漏洞,對選舉資格認定相當寬鬆,於是找來很多國會山莊的警察、郵差,當成他的非法人頭戶,靠著突襲,而當選小國會議長,那年,他才24歲。這不是詹森第一次「竊取選舉」,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當選小國會議長後,詹森把一個只有社交功能的組織,逐步變成一個大人物都想參與的場所。首先,他把集會時間,從一月一次,變成一週一次,增加曝光率。集會除了有成員辯論的節目外,他還加入了「重要人物」的演講。熟讀議事規則的詹森,把小國會的辯論,運作的像眾議院一樣,由他擔任主席主導。辯論完後,「投票」決定議案通過與否。因為國會議員秘書的意向,通常也反應議員老闆的意向,所以詹森廣告媒體周知,說秘書、助理在小國會的投票,可以作為真實國會議案的風向雞。於是媒體派人來採訪小國會的辯論,而重要人物看到媒體的出現後,也對小國會的演講邀請相當感興趣,甚至參眾兩院都開始注意小國會的辯論結果。於是一個良性循環發生了,越多的媒體,引來越多大牌政客,而越多的大牌政客,召來更多的媒體。很快的,小國會的每週會議,就變成國會本身的一個大事,身處正中心的詹森,不但因此常上報紙,更因此結交、認識了具有影響力的政治大物。

歷史上,有那一個24歲的國會議員秘書,有像詹森一樣的影響力?

但這種影響力,只是幫助詹森取得更大權力的工具,並不是他的終極目的。在他運作組織,逐步取得權力的時候,他也許發現了民主政治真正的權力來源…..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