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獁象與橄欖石

我總覺得「節能減碳」的運動,除了太過消極外,還壓抑了人類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的潛能。經濟學家兼科技政策專家Eli Duorado最近報導了一些「地球工程」的演進,相當令人驚艷。方法對的話,也許我們不該對地球暖化的問題,太過悲觀。

除了我之前談過的,把二氧化碳從大氣抓下來,合成為酒精的工程外,Duorado還談了兩個計劃,一是西伯利亞的「去森林」計劃,另一則是「橄欖石除碳」,都相當有意思。乍聽之下,有點不可思議,但卻都是科技和經濟上可行的方案。

西伯利亞的大森林下是永凍原,但這些森林在遠古並不存在,西伯利亞原本是大草原。在我們的認知裡,森林的樹,可以吸收大氣裡的二氧化碳,樹越多,越有利環境。但在西伯利亞,樹多卻不一定是好事。沒有森林的話,永凍原會被白雪覆蓋,草原上的雪,反射太陽光的效果會比森林好,溫度可以降低。一對俄羅斯的父子,在西伯利亞弄了個公園,把樹全都砍光,改種草。在他們的實驗下,公園外有森林的地方,大概平均攝氏零下三度,但沒有樹的地方,卻還要冷上十七度!

森林覆蓋的西伯利亞也不利草食動物的生長,遠古時代的草原動物,不但吃草,也踐踏冰雪。踐踏冰雪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打破雪層的絕緣效果,讓冷空氣可以進到土地,保持永凍層冰冷。極圈的永凍層保持寒冷,相當重要。只要溫度再暖個三度,永凍層裡被冰封的微生物就會活轉過來。據估計,極圈永凍層的微生物所含的碳量,比全球森林和大氣裡的碳,加起來還多。這些微生物活過來的話,我們再怎麼節能減碳都不夠。

但現在有一個驚人的計劃,可以讓永凍層可以繼續保持冰冷,就是把猛獁象復育。遠古時代的猛獁象,不但會在大草原上踐踏冰雪,更喜歡拔樹。有猛獁象的西伯利亞不長樹,自然地冰冷,但人類遠祖把猛獁象捕獵殆盡後,西伯利亞的樹,就沒了天敵,而逐漸變成茂密的森林。

哈佛大學的George Church帶領的團隊,正在進行把亞洲象基因改造的工程,目的在復育猛獁象,這不只是科學上的出奇招,很可能關鍵到能否成功控制全球暖化的任何計劃。

如果復育猛獁象救地球讓你覺得太反直觀,「橄欖石除碳」就會讓你拍腦袋,匪夷所思……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