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義舉

有個大富豪Robert F. Smith,週末在南方的一個大學Morehouse College作畢業演講,講到一半,突然宣佈,「這是我的班」,所以他要幫這些畢業生,一次付清學貸。學生和家長一時不可置信,但一旦確定,當場樂翻。據估計,這個禮物,高達四千萬美金。

美國的富豪,錢賺得多,慈善事業的規模也是世界第一。這種對陌生人的善舉,一下就改變了近四百人的未來。Smith說,他相信這些畢業生一定會pay it forward,再回報給這個社會。我深信如此,Smith的義舉讓人欽佩。

左派抓到這新聞,喜不自勝,因為免除大學學貸,正是主要總統候選人Elizabeth Warren的政見之一。「如果你覺得Morehouse College畢業生得到的禮物多棒,那全國大學生、畢業生的免除學貸,會是更棒的事。」

神經病。所有的entitlement,都是這樣來的。私人捐款做好事,和政府出錢做好事,完全是兩碼子事。一,私人捐款,沒有排擠預算問題,二,一旦變成entitlement,只有「這是我應得的」,沒有感謝,就沒有了pay it forward。更重要的是,對未來的大學生,起了何等誘因作用? 「我也要免學費唸大學」,而且如果大學是免學費,學生就更不會把「學以致用」放在心上,會造成更多的學用不合的情況。

試想,Morehouse College的前一屆和後一屆的學生,心裡是什麼想法,「為什麼這一屆可以有?」這個不公平的想法,繼續下去的話,一個善舉,馬上就變成人性的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