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之序

幾年前在電視看到湯姆士.傑佛遜的紀錄片,是公共電視的紀錄片大王Ken Burns拍的。我一看,不得了,我在美國住了這麼多年,對傑佛遜,還有美國歷史,所知甚少,所以完全被傑佛遜複雜而影響深遠的人生給震懾住。從那天起,我就決定花時間研究傑佛遜這人。我甚至想,也許我該寫本書,談傑佛遜。

一開始研究傑佛遜,不免會碰到和他同期的那些建國先賢,於是研究的觸角,就不可避免的伸向華盛頓、漢彌爾頓、亞當斯、富蘭克林、麥迪遜這些人。乖乖不得了,每一個建國先賢,人生的故事,都和傑佛遜一樣精彩。而這些了不起的人物,就像是知道自己的歷史地位一樣,毫不吝啬地把身邊的人情事故、心裡對萬物的看法,都留在往來書信裡,變成第一手的歷史紀錄。美國的開國史,簡直是留給後人的無窮寶藏。所以我的「美國計劃」自此不再只是關於傑佛遜,而是美國的建國史。

「建國」就是我的美國計劃,我要寫來獻給我居住的這個國家。

但這本書,不是只給我自己,也不是只給我落腳的新祖國,也寫給我的故鄉。台灣經過三十年的民主化,民主對人民的生活,已經出現巨大的影響,真正是華人歷史裡,從來沒見過的自由、平等且和平的社會。但台灣民主的制度,距離完美尚遠。而這世上,也真沒完美的政治體制,美國的制度,也不是。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美國的共和民主,經過兩百多年的考驗,取得如此驚人的成果,對正在摸索台灣民主的改革走向的台灣同胞,回頭看一下美國建國的過程,必定有所助益。

但這書也不只是給台灣人看。

有天和哲學系的同事聊天,談到我想寫的「建國」一書。他突然講出讓我嚇一跳的話,他問我是英文嗎,我回是中文。「對,有道理」「中國民主化後,有很多需要參考借鏡美國的地方。這本書會對中國很有幫助。」沒錯,中國的未能民主化,是世界現在許多問題的根源。共產黨不可能永遠統治中土大地,中國遲早要面對政制改革的問題。美國開國的歷史、建國先賢所創下的制度,都會對同樣是天生大國的中國,有十足的參考價值。所以,我的「建國」一書,也是要給千千萬萬的中國人看,也希望全世界讀中文書、期望中國進步的炎黃子孫,都可以看到。

然而,這麼龐大的計劃,如果要我像老派的史家一樣,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搜集資料、擬定大綱、逐章寫定、逐字校稿後再出版,照我這麼忙碌的生活步調,書要寫就,真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所以我一邊讀資料,一邊思索如何落實這個遠在天邊的「建國」大計。但救星其實近在眼前。

我的文字書寫,從蘋果日報投書、部落格,一直到臉書粉絲專頁,都是用新媒體直接面對讀者。我還有一群固定付費的會員讀者,如果要寫書,一定要拘泥於傳統的寫作、出版方式嗎? 為什麼要捨棄這個經營已久的科技平台呢? 沒有道理。 而什麼是傳統? 金庸、古龍的小說,都是在報端用專欄的方式連載來的。如果弘大的金庸故事,都可以用一篇一篇的方式問世,我的「建國」,當然也可以。

所以,接下來,我就將在臉書專頁和部落格,同步連載「建國」。但全文將僅開放給會員,如果不加入會員,就只能看一半。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