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之一

第一部 兩個革命

第一章 公民吉涅特

1793年的夏天,喬治.華盛頓剛剛開始他的第二個美國總統任期。當時的聯邦政府在費城,費城的夏天炎熱,又常有黃熱病傳染,環境不是很理想,但對華盛頓來說,他內閣的不合,問題大過費城的熱天。依據1787年的憲法,華盛頓總統擁有聯邦政府的最高行政權,憲法雖然沒有規定他的政府如何組成,但華盛頓很快地立下先例,成立所謂的「內閣」。他的內閣規模遠小過今日的白宮,副總統約翰.亞當斯不算的話,只有四個閣員。國務卿由革命世代、聲望很高的湯瑪士.傑佛遜出任,財政部長由年輕耀眼、精力充沛的漢彌爾頓擔任。另外還有戰爭部長亨利.諾克斯,及法務部長愛德蒙.藍道夫。

華盛頓在立憲之初的超黨派理想,從一開始就注定失敗,他內閣裡的兩名大將,對人性、社會及國家走向的看法南轅北轍,不但沒辦法相處,甚至很快開始黨同伐異。漢彌爾頓的聯邦黨人(Federalists)和傑佛遜的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簡稱共和黨,但與現代的共和黨,沒有直接的關係),在華盛頓的第一任期內,不斷地交鋒,形成了美國的第一代黨爭。兩黨在檯面上爭的是華盛頓的認同,要首任總統在政策上支持自己,否定對方,以華盛頓在美國的威望,只要他首肯的政策,就會變成國會通過的法案。所以美國開國之初的政治,沒有明確的執政黨、在野黨之分。

但隨著漢彌爾頓越來越能在華盛頓耳邊話事,老將華盛頓越來越倚賴之前在大陸革命軍裡當他幕僚的漢彌爾頓,聯邦黨人慢慢地取得執政黨的地位,漢彌爾頓的政策,如聯邦政府合併州的獨立戰爭借款、進口關稅收歸聯邦政府,以及成立中央銀行等,都在國會取得同意,變成美國正式體制的一部份。

傑佛遜的失勢,讓他的共和黨,逐步地退出聯邦政府,僅能守住國會的席次。傑佛遜雖然在華盛頓的內閣,但他常思考個人,以及國家未來走向,他對參與的內閣會議,不但無法投入,反而讓他覺得痛苦萬分。因為他內向的個性,不喜與人衝突的性格,在面對大喇喇、英姿煥發又口才便給的漢彌爾頓的時候,傑佛遜總落居下風,所以內心很不愉快。這不愉快,很快地轉變成黑暗的陰謀論,所以他老覺得漢彌爾頓的愛權、掌權背後,存在一個把美國賣掉的野心。

傑佛遜有在紙上記錄日常觀察的習慣,他把這些記事,集結成冊,稱之為Anas。1793年夏天的記事本裡,傑佛遜不只一次記載,「開會。漢彌爾頓又講了四十五分鐘」,他「膨脹、宣言般的發言,就像在對陪審團演講一樣」,讓傑佛遜無法忍受,但最後讓傑佛遜向華盛頓請辭的原因,是法國大使「公民吉涅特(Citizen Genet)」所引發的內閣衝突。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