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之二

革命當然要除舊佈新,像法國大革命這樣斷裂歷史的巨大事件,更要在典章制度,甚至是日常用語、通用名詞上大幅改革,作為切斷過去惡習的象徵。法蘭西共和國在1792年成立後,共和曆法取代了西方傳統曆法,所以有葡月、霧月這些詩情畫意的月份命名。而舊制度的頭銜,在國王被砍頭後,更不能再用。取而代之的,是代表大革命精神的「自由、平等、博愛」等相關用語。後來成為法王的路易腓力,他的父親雖為皇親國戚,但在大革命之初,相當同情革命黨,還把自己名字改為「平等腓力(Philippe Egalite)」,雖然最後還是在革命暴力下難逃一死。

「博愛」是法語fraternite的翻譯,但翻譯得不太精準。大革命的精神除了自由、平等之外,還有由盧梭思想來的「同胞愛」,fraternite,其實就是新社會公民彼此像是兄弟姐妹一樣的手足同胞愛。「平等」把大家都變成「一介公民」,而這個同胞愛,則把公民都變成了手足,這也是後來共產革命「革命同志」一稱的始祖。所以公民吉涅特雖為法國派任美國的大使,但他不稱自己大使,而叫「公民吉涅特」。

吉涅特中等身材、一頭紅髮,雖然出身良好,但脾氣火爆,對不同的意見,沒有耐心,言行舉止「像暴發戶一樣」。在出使美國之前,已在英國和俄國當過外交官,英文流利。吉涅特出使美國有幾個任務,他要取得美國對法國的財務支援,也要尋求美國在美洲支持法國對抗英國和西班牙的跨大西洋戰爭。所以一下查爾斯頓港口,吉涅特立刻重金獎勵美國水手把商船改造為武裝民船,掠奪英國船隻。除此之外,吉涅特利用美國社會同情法國大革命的情緒,在他所到之地,到處鼓動美國的「革命精神」,大談自由、平等與博愛。隨著吉涅特一場又一場的演說,類似法國激進的「雅各賓(Jacobins)」俱樂部,也在美國各地成立。

外派大使沒先到駐在國首都,向元首及外交部長國事拜見,遞交國書,反而到處煽動民情,本身就違反外交禮節,但更嚴重的問題在於武裝民船一事。華盛頓總統在1793年二月,法國正式和英國、荷蘭及西班牙宣戰後,召開緊急內閣會議,要他的閣員研究美國該採取的立場。美國和法國在1778年的軍事同盟,為獨立而簽下的共同對抗英國聯盟,按理論說,尚為有效,但新生的美國,沒有陸軍,也沒有常備海軍,要對抗縱橫七海的英國艦隊,實有困難。

漢彌爾頓領導的聯邦黨,一向在外交上親英國,而傑佛遜的共和黨則親法國,彼此在國內政策的立場不同,也投射到外交政策上。兩個政黨在外交政策上的相互角力,也來自美國自古到今一直都有、兩種不相容的外交思維,即「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

未完,欲閱讀全文及後續連載,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