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New York

紐約週六大停電,我人剛好在紐約的地鐵裡,只有停著等列車放行進曼哈頓一下,沒有太大影響。出來才知道,地面上的大停電還挺嚴重。

我也是來了才知道,蔡英文也在紐約,當然,我不是來迎接台灣總統。話說回來,蔡英文在紐約的陣仗不小,哥大校長不怕得罪廣大的中國學生,熱情迎接台灣總統,讓台灣總統發表有關民主與自由的演講。還在推特發文大書特書「台灣總統」,連「中華民國」都省去了。我們再等著看,很喜歡恐嚇別人的中國共產黨,要怎麼霸凌哥大,怎麼煽動哥大中國學生鬧事。

紐約是個了不起的地方,一、兩千萬人的活力,在民主、自由、法治的環境下,毫不遮掩地展現出來。美國民主制度釋放出來的人類潛能,我覺得才剛剛開始。在紐約看到的各色人,常讓我想到Gordon Wood說的,「美國革命的激進」,一直到今天,這革命掀起的旋風,都還不停地鼓動著人心。民主共和下的「平等」,讓人人都有等值的一票,你也許比較有錢、長得比較漂亮、能力比較好、背景比較強,但我的一票,和你的一票一樣大。這種平等的想法,把所有攔在人類野心面前的障礙,一個個地掃除了。發明創造的能量,自此不再回頭。

但這樣平等的想法,在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地方,很容易就會變成暴力的流血革命。無產、低產、中產的人民,當正義無法得到伸張、生活出現困頓,就會為了追求平等而推翻制度,進而奪盡富人財富、殺光貪官污吏,天下太平終究會是一場空。

美國的「平等」訴求,為什麼沒有走上這個惡性循環?

九一一後重建的世貿中心,嶄新漂亮的大樓,正靠著哈德遜河,旁邊連接著遊輪碼頭。走在岸邊,你可以很清楚地看著時尚男女,在昂貴的遊輪上,準備開派對。那是富人的世界。但走沒幾步,你也可以隨意坐上普羅大眾乘坐的公共渡輪。迎著夕陽,坐在渡輪上的「廣大人民」,和富人一樣享受無敵美景,吹拂著海風。雖然沒有昂貴的美酒佳餚在遊輪上佐餐,但怡然地回到家中,過起自己開心幸福的小日子,誰比較快樂,還說不定。

紐約處處可見這樣的對比。你可以住中央公園邊,我也可以搭地鐵天天逛中央公園。百老匯的首映包廂雖然我買不起,但隔段時間來坐一般席,看的還是一樣的秀。權勢與財富,對美國人來說,可以與我「如浮雲」,也可以讓我「有為者亦若是」,這樣的機會「平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保障了生命、財產和人民追求幸福的權利,又提供了創造發明的誘因。

這才是美國自由民主真正厲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