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初選之議

民進黨現在辦「公開初選」有很多的好處。這不是我一時興起的提議,這是美國的發展經驗,也是一石多鳥的解決方案。公開初選,採選民登記制,民進黨公開接受國民參與,只要提供身份證資料供予造冊,任何人都可以投下一票選民進黨候選人,不用繳交黨費,也不用加入民進黨,結果一翻兩瞪眼,贏家代表民進黨選總統,輸家退讓。讓我來在這裡,進一步分析一下好處以及可能的問題。

一、解決僵局

民進黨現在採用的民調方式,不管最後結果為何,總會有一方不滿意,一定會影響大選投票。現在各持己見,因為每一邊都知道哪一種民調方式對自己有利,同樣的,也知道對方的意圖。如果採用公開初選,就沒有這個問題。公開初選,因為各有勝算,誰也不知道結果為何,所以是真正的事前公平。而且因為真正的公開透明,輸掉初選的人,自然也得心服口服。

二、「民主的問題要用更大的民主解決」

這句話在這個時候,特別好用。因為用民調辦初選,選民一頭霧水,全都蒙在鼓裡,完全不知道民調已經在進行中,然後一下子民調就結束,結果就出來了,支持者就要被「強迫」接受這結果。民調現在已經出現很多技術上的問題,不準的機會很大,民眾真的吃得下去這結果? 到頭來,民調只是徵詢民意的一種方法,如果這方法已經變成問題了,為什麼不回到初衷,彎下腰來直接用民主方式,問問選民?

在公開初選競選的過程中,候選人盡力拉票,動員民眾登記。因為民眾用自己的一票投出候選人,那種參與感會對結果更加珍惜。而且在雙方動員的過程中,更擴大了民進黨的民意基礎,反而可以讓更多人支持民進黨的主張。在最後一月總選舉的時候,這些動員來的民眾通通會變成民進黨的支持者,就算他們不是黨員,他們也會對民進黨更有認同感。

美國民主黨今年的初選參選人爆炸,超過20幾個人角逐大位。但人太多了,完全沒有辦法同台電視辯論。所以民主黨的黨中央,決定要以候選人對黨的募款的金額,來決定誰可以上台參加電視辯論。這個好處是,在候選人競爭的同時也提高對黨的向心力,提高選民對黨的貢獻。這是非常棒的的一個作法。如果民進黨在此時辦公開初選,也會有同樣的效果。公開初選與黑箱民調有巨大的差別。

三、國民黨做不到

國民黨內有更多的利益糾葛,更不容易達成共識,要他們辦公開初選,困難度更高,做不到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民進黨做到,相對於國民黨的黑箱操作、密室協商,更顯出民進黨的民主,也對比出柯文哲孤鳥的本質,也能促成綠營的歸隊。公開初選,有利民進黨贏得大選。

「公開初選」有的問題,可以算是技術性問題,都可以解決。

一、人頭動員問題

以前民進黨辦黨員初選,有很大的問題是,民進黨黨員數目不多,沒有辦法代表真實的民意。而且有金主支持的候選人,可以買人頭黨員參加初選,而贏得初選。現在辦公開初選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一來公開初選是採登記制,不需要繳交黨費。你有本事動員更多的選民登記,那是你的本事,那也對民進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二來,因為沒有牽扯到金錢往來,更顯得乾淨清楚、公開透明。

二、排藍與否

但如果出現那種「唯一支持著柱柱姐」的情況呢? 即,如果藍營的民眾大幅加入民進黨的公開初選,而造成選出的候選人,反而對國民黨有利呢?有幾個方法防範。在登記的時候,很清楚要留下身分證資料供造冊,藍營民眾對於要不要把資料給民進黨,會有疑慮,這和電話民調裡亂說一通,有不一樣的阻嚇效果。另外,現在的情勢不明朗,國民黨其實不知道,到底蔡英文或是賴清德,那一個比較好打。所以現在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用擔心藍營的搗亂,公開初選的實驗很值得一試。

日後公辦初選,再來規範如何排除敵對政黨參加初選的問題。

三、選舉時程

也許有人會擔心,現在時間已經剩的不多,會來不及辦公開初選。但想一想,如果認真地開始辦的話,三個月內辦成應該是沒有問題。就算九、十月再出現民進黨的候選人,那也不是問題。雖然只有三個月時間可以和國民黨的候選人競選,但在初選競爭的時候,民進黨的候選人還是保持有在媒體的熱度,也還是在選總統,所以這三個月時間並不是浪費。況且這還解決了民進黨內部現在最重要的問題。現在兩方僵持不下,反而會拖得更久,結果會更難令輸的一方接受。

四、金錢

民進黨辦這一場公開初選,沒有政府支持的話,費用會相當可觀。但因為這一場初選的結果影響甚為重要,如果不公開透明的解決,賴清德和蔡英文雙方的持續爭執,最後可能會讓民進黨在大選敗選,其後果不是金錢可以衡量。所以民進黨如果沒有辦法向企業、私人募款,得到足夠的經費辦初選,民進黨要跟銀行借錢,用總統選舉的候選人補貼金,作為償還的依據。不管如何,一定要借到錢來辦初選。錢可以解決的問題,都算是小了。

在台灣越來越民主的情況下,民調選擇政黨候選人的過程,會突顯出其不民主的本質。未來公辦初選,是一定要走的方向,而這公辦初選,一定會造成台灣的政黨從剛性政黨轉型為柔性政黨。比照美國發展的經驗,柔性政黨,反而會強化政黨政治,而不是弱化,因為柔性政黨會讓選民的認同度大幅提高。

民進黨諸公,為國為民,請考慮辦「公開初選」解決爭議,塑造民主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