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選也好

美國制憲那會兒,在維吉尼亞州有場精彩的辯論,有著「不自由,毋寧死」名言的Patrick Henry,反對新憲,對上制憲會議的主要推手,詹姆士・麥迪遜。一個是煽動人心的演說家,一個是口才遜色,但論理清晰的政論家,兩人為新憲該否通過辯論。後來成為首任大法官的John Marshall,在場昤聽辯論,他說,Patrick Henry是persuasive,但麥迪遜則是convincing。最後贏的是麥迪遜,維吉尼亞州通過認可新憲。

Persuasive翻成中文,是有說服力,而Convincing則是讓人有信服力。

韓國瑜的起家,就像Patrick Henry一樣,言語煽動,有極強的說服力,但始終沒能讓人信服,隨著信口開河的次數越來越多,幕僚不斷地需要出面解釋、圓謊,讓韓的信服力,逐日下降。

郭台銘和蔡英文一樣,口才不佳,但他們都有信服力,雖然來源不一樣。郭董的信服力,來自他過往的成功,商業成功需要的行動力,會表現在言語承諾的信服力。蔡英文的信服力,則來自她的個性和在政治上的歷練,話不走偏鋒,但意志力強大,她的講話無聊,但讓你覺得穩定可靠。

至於柯P,口才不佳,本來就沒有說服力,且隨著言語和政治立場不斷地反覆,信用喪失,講話連信服力也沒有了,最後只好不斷加碼,話越講越重,料越加越多,但只讓人越來越討厭。不選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