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到偉大了才滿足

每次聽Peter Thiel的演講,我都會有一點帶有緊張的興奮感,一種大事正在發生,而世人猶未清醒的奇怪感覺。一方面,Thiel的博學多聞,讓他觀察社會的角度和高度,與眾不同。但另一方面,他的示警,其實又充滿了威脅感。這次他在National Conservatism Conference(全國保守主義會議)的演講,我總算可以清楚地描繪,到底這「威脅感」來自何方。

照例,先來看他說了什麼,再來評論。

如果說,近幾十年左派因為亂搞「身份認同政治 identity politics」而忽略了人類更重要的大事,那相對於「身份認同政治」,右派太過執迷於什麼「理念」而無法投入思考更重要的大事? Peter Thiel說,是「美國獨特主義 American Exceptionalism」。右派、保守派如同抱有宗教信仰一樣,相信美國得天獨厚,所以盲目地以為美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結果養出「獨特地」肥胖的美國人、「獨特地」仰賴成癮藥物、基礎建設「獨特地」昂貴(蓋個地鐵,居然是社會主義的西歐國家的十倍貴)、「獨特地」沒有自覺。因為信仰了「美國獨特主義」教條,右派沒有辦法思考Thiel提出的許多嚴肅問題。

Thiel在演講裡,提出四個嚴肅的問題:

-大科技公司,對美國是好事嗎?

-自由貿易,對美國是好事嗎?

-大學,對美國是好事嗎?

-戰爭,對美國是好事嗎?

以下是我整理Thiel講稿的節錄:

======

人類的科技進步,停滯了。過去幾十年,只有數位世界的電腦軟體進步,實體世界的「原子」科技停留在原地。如果過去幾十年,你在史丹佛選了電腦以外的工程科系,你其實選錯了生涯,因為不管是核子工程、航太工程、機械工程或是化學工程,任何有關實際建造物體的工程科技,通通沒有進步。人類的生活水準,並沒有提升。

這和矽谷大科技,賣給你的想像,完全不同。大科技公司,總是讓你以為科技日新月異,人類生活水準,因為他們得到提升。他們還讓你以為自動化的世界,機器人取代人工的世界,就在轉角處,即將發生。但實情是,實體世界的科技,根本做不出來。Google大張旗鼓地說要做無人車,但現在連提都不提他們的無人車計劃。

「我們有星艦迷航記裡的電腦,但卻沒有他們的其它科技」,年輕一代,要面臨生活水準比嬰兒潮世代更差的現實。

對於Google的DeepMind人工智慧,我們得問,這是軍事武器嗎? 矽谷對人工智慧,比我們對核子武器的討論,更不誠實,更少討論。我們現在要問,有多少外國間諜,已經滲透到Google的人工智慧曼哈頓計劃? Google的高層是不是已經被中國的情報單位滲透? 是不是這樣,所以Google選擇和中國軍方合作,而不是和美軍合作? 還是他們認為,如果他們的產品,不能從前門賣出去,也會被從後門偷走,所以乾脆和中國合作? Google的良心可能被狗吃了,但這些問題,要聯邦調查局、中情局好好地問一問Google,不用太客氣地,好好問一問……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選「會員及媒體」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