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應型領袖

看到蔡英文政府正在考慮的四百億「經濟紅利」發放,我對中華民國官員的缺乏創意,一點都不覺得驚訝。習於陳腐舊規,沒有積極誘因的政府公務員,要他們提出了不起的點子,那是緣木求魚。但民選總統,為挽救低迷的聲望,使出這樣路人皆知的政策買票,只能證明蔡英文是reactionary,反應型的領袖,她無法為台灣開創新局了。

因為蔡英文一生的歷鍊,都在學術圈和行政體系,到中年以後,才算踏入政治圈,所以說她是反應型的領袖,一點也不算罵她的話。因為她是反應型的領袖,所以她在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的威脅下,表現很好。你要反應型的領袖,做什麼出格的事,他想不出來,所以大概都做不好,但你要他舉個理由,不要做什麼事,他立場堅定,言語清楚,因為被推離自己穩定的方向,非常不舒服,所以反彈得大,反應很好。

但為什麼反應型的領袖,可以推動年金改革這麼巨大的工作? 因為這也不是出格的政策,這是民進黨一貫的主張,連同追討黨產在內,這些推翻威權國民黨的政策,民進黨在陳水扁執政後發現,對這些政策,只能硬,不能軟。所以不只是蔡英文,年金改革,是所有蔡以下的民進黨政治人物,都有志一同的首要任務。堅定執行年金改革,符合反應型領袖的特質。

但除了兩岸關係的堅定和年金改革的成果之外,反應型的領袖能成就的項目就少得可憐了。

和反應型領袖相對的,是充滿活力,不斷提出新點子,想出策略,到處跑來跑去的創業型領袖。羅斯福總統1933年上任時面對的是已經三年多的經濟大蕭條,美國和世界,哀鴻遍野,大小政治人物無計可施。雖然行動不便,但羅斯福組了一個年輕、脫離傳統的團隊,在他上任百日內,推行了無數的「新政」政策。在我看來,這些新政,很多都是亂搞一通,把錢灑出去,在官僚體系裡轉來轉去,絕大多數都不見成果。但我們要很欽佩的一點,是羅斯福不斷地嚐試新點子。不怕失敗,不怕嘲笑,一直嚐試的精神。這也是台灣目前現在需要的精神。而羅斯福可以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就是因為大蕭條的沉疴,讓民主黨掌握了白宮和國會,行政和立法權在手,讓他可以沒有窒礙的創新。

蔡英文上台之初,也曾得到這樣的機會,雖然台灣的總統制綁手綁腳,雖然台灣的官僚體系腐臭不堪,但蔡曾有過羅斯福的機會,因為台灣人望治心切。但民進黨沒有達到民眾預期的結果,九合一選舉被修理,剛好而已。

最讓人痛心的,就是「前膽建設」。

我一直覺得台灣的基礎建設還有很多發展的空間,但一提到軌道建設,不是台北看天下的「鄉下地方蓋什麼捷運」,就是忽然主張財政紀律的「不要亂花錢」。完全沒有野心、沒有夢想,更沒有執行力。民進黨政府,把一個可以把台灣推升到另一個層次的機會,白白給浪費了。

前膽建設的正確作法是先定一個野心目標。這目標不難定,台灣不是老羨慕日本的建設現代,尤其是鐵路運輸發達嗎? 拿一個國人都懂的目標,比如說,「2030年,全國人均捷運里程,達到日本50%; 2050年,超過日本」之類。我相信台灣很多人不知道台日之間的差距,但數字一算出來,「鄉下地方蓋什麼捷運」這種屁話,就不會說出來了。

目標定下來,接下來就是要訂定計劃。

訂定計劃前,一定要選一個年輕有活力的政治人物當「前膽計劃沙皇」,主導一切,直接向總統報告,並得以在總統授權下,調動各項行政資源配合。有一個總里程數的大目標後,「沙皇」的團隊,要日以繼夜的發想全國需要鐵路建設的地方,配合各地的發展,雖然聽取地方意見,但由上往下的劃出路線。畫出路線,不只是地圖上畫線而已,而是每一個地方的地方政府配合問題、土地取得問題、環境影響評估問題,在線劃下去之前,就要把解決方法包含在計劃裡面。在擬定實質建設計劃的同時,「前膽計劃沙皇」還要有幾個策略同時進行,「法規更改」、「財政預算」、「媒體宣導」這些計劃,都要同時有專人指揮,專門團隊負責,配合主計劃,一起推出去。

這每一個前膽計劃的小部份規劃,都相當困難。絕對不是行政院發一個文,把地方的捷運需求,拚湊起來而已。所以需要有精力的年輕團隊負責,要不怕累,不怕苦,有志幹大事的人才一起來做。更重要的是,這些困難,都需要有出格的創意,在「沙皇」的逼迫指揮下,不斷地被激發出來。

反應型的蔡總統做不來這事,而且反應型的總統,也無法了解這事的難度和需要的人材,因此找不到一個能幹的總指揮。所以民進黨的前膽計劃才會做成人人皆曰可殺的地步。

回頭再看這四百億。用照顧弱勢的名義,買票下去,不但票買不到,錢花了,還什麼也留不下來。而且雖然反年改的人,永遠不會投給你,你也不用這樣拿「經濟紅利」打人家的臉,往人家身上灑鹽。有錢不會用,真是官僚的悲哀。錢有更好用的地方,台灣的政客沒有點子,台灣民間多的是。楊斯棓醫師說,把四百億拿來換掉政府機關的燈,都換成LED,那就是一個更好花錢的地方,花的有意義,花的有價值。

但如果你對官僚體系有了解,那你就知道,這個政府,連換燈泡都不成。聽過「政府採購法」嗎? 反應型的領袖,就會讓下面的人用這個籍口把計劃取消,而創業型,有野心的領袖,就會說,好,讓我們想辦法來修改法律,或是看有沒有別的方法繞過去這些限制? 事在人為,不是嗎?

在我看來,賴清德勤政是勤政,但也是反應型的領袖。當今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屬創業型,又非常努力的領袖,非柯文哲和鄭文燦莫屬。2020年,台灣該有一個新局面,不要再選反應型的領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