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文明的科技

有近視眼的,每年一次的眼睛檢查,有的眼科會有眼底攝影,一個大大圓圓的影像,眼科醫生可以籍此判斷眼睛是否有疾病。眼科醫生憑經驗和訓練判讀影像,但這影像非常適合用人工智慧處理。現在的機器學習判讀,非常驚人,據報導,機器除了可以判讀平常醫生看得懂的疾病外,現在居然可以看出影像是屬於男性,還是女性。我們沒有一本醫學教科書可以教醫生,用眼底攝影判讀性別,但機器做到了。

想像如果資料量夠大,也許眼底攝影,可以判讀更多我們的知識所不知道的身體健康狀況。經濟學家Tyler Cowen說,科幻小說常常想像外星文明遠超過人類能夠了解的範圍,這眼底攝影判讀的人工智慧,可以說就是外星科技了。

這樣的科技進步,經常就回到兩個互相拉扯的老問題, 一、被取代的人力,二、被科技造福的人群。據說,現在醫生選科, 越來越少人選影像專業,因為這是最立即會被人工智慧取代的科門。我覺得有這樣自覺的醫生和醫界是好事,如果老以被取代人力為考量,以「固定工作」為出發點,那對社會和個人,都不是好事。前陣子在芝加哥參觀了棟老樓,裡面居然有專人控制的電梯。沒錯,兩個年輕人,就像電影演的舊時代一樣,招呼人進電梯,關門,操作電梯。一整天,就做這事。我對大樓浪費資源的方式不可思議,什麼時代了,把電梯換了也不用這許多錢。我也對按電梯的年輕人抱屈,這是什麼樣的工作呀? 話說,台北的百貨公司還有電梯小姐嗎? 這些小姐,至少還有門面的功能,甚至還可以控制交通人流。這兩個年輕人,是在空空盪盪的大樓,服務很少很少的客人,真是時代錯誤。

我們不應把科技帶來的進步當成摧毀工作的洪水猛獸,最重要的觀念,就是工作的數目和內容,不是靜態的。當影像醫生不需判讀影像時,也許不需要那麼多讀片的醫生,但人們會要做更多的檢查,有更多、更好的醫療,在醫療上的花費只會更多,不會更少。也許,眼底攝影會變成醫療的第一步,每個進醫院的人,都先照一張,先排除一些可能疾病。又也許,眼底攝影太侵入性了,簡單的手機掃描就可以取得眼底資訊。這些可能的發展,都要一個開放的態度,鼓勵創新的環境才走得到。

下次再有人提科技取代人力的問題,想一想那兩個按電梯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