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糖去冰

台灣人點珍奶常要「少糖去冰」,這兩個要求,是非常富有台灣文化意味。「少糖」本身,雖然對身體很好,但在文化歷史裡,可能帶點悲傷的味道。在比較進步的國家,如美國、歐洲和日本,甜點真的很甜,我猜想的理論是在國家發達的時候,這些國家和地方有機會接觸到珍貴的糖,富人大量使用糖在甜點裡,讓屬於奢侈品的甜點,變成一個美好生活的想像,因此當工業化後,生活富裕,使用糖的文化,就自然往下流行到各個階層。

但糖的生產,充滿了血淚。歐洲人為了享受糖,在西印度群島和美國南方,大量種植甘蔗,但種植甘蔗,在工業化前,是非常勞力密集的,於是黑人被從非洲捉來當成莊園的奴隸。為了享受糖,歐洲和美國的白人,創立了一整套奴隸制度。這黑暗的人類歷史,就算美國獨立宣言裡說,「人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些不可分割的天賦人權,黑奴依然存在,美國要等到打了一場內戰,死了幾十萬人後,才能真正把泯絕人性的奴隸制廢除。

台灣的蔗糖生產,雖然沒有奴隸制,但在日本帝國的殖民下,為供給日本國內糖的消費,南台灣被改造成巨大的甘蔗莊園,台糖到現在還無所不在,就是這個製糖產業過去很龐大的證據。台人雖然不是日本帝國的奴隸,但二等公民的血淚史,也令人傷心。南台俗語,「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裡面的這個「會社」和大英帝國的「東印度公司」一樣,勢力大得不得了。

就因為糖的來源無虞,所以日本工業化後,吃起甜點來,當然越甜越好。但一般台人,雖然有廣大的甘蔗田,但其實吃到糖的機會很少。就算日後發達了,沒有對糖的想像,不習慣吃糖,自然就會覺得美國、日本的甜點都太甜了。我們可以說,因禍得福嗎?

我這理論,從最富裕的府城人,是台灣人裡吃的最甜,這個事實裡間接得到驗證。我沒去過香港,所以不知道香港的甜食習慣,吃過的朋友,是不是也可以證實,在大英帝國治下的港島人,也吃的很甜? 香港沒去過,中國更別說了。但我猜,中國人也吃的不甜。就算以前封建貴族,吃過甜美的點心,這些貴族文化,大概也給不斷革命消滅得差不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