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不過二代

人說「富不過三代」,有它的道理。大部份的第一代創業家,一輩子克勤克儉,第二代是陪著第一代富起來的,所以還可能保留著起家時的精神,但到了第三代,就真的是啣著銀湯匙出生,不敗家就算厲害了。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少主中興的例子也有,但多半來說「富不過三代」是確切的社會現象。

我說「革命不過二代」,革命世家向下沉淪的速度,比暴發戶還快。道理在,革命世代在取得權力後,己身就開始腐敗了,第二代自小就在權鬥的環境下長大,「王子」的教養,一點都談不上「不忘初心」,或著說,他們的初心,就是如何在權鬥下,保得性命、求取財富,根本不在於為國為民。

當然,也有例外的。我認為蔣經國也許就是個例外。

我有時候想,台灣和南韓的民主化,實在是個奇蹟。沒有美國的冷戰安全網,台韓的民主,並沒有一個安全的環境來孕育,很可能就如今日的中國一樣,一點爭民主的火苗,一下就會被滅了。而且,如果沒有美國的壓力,台韓的獨裁者,有沒有意願放手,也是個問題。

也許蔣經國年輕時殺的人太多了,年老時,在外在環境的逼迫下,開始思考本土化、民主化、自由化的問題,反省過往的罪愆。我們真該給蔣經國一些功勞,至少他知道子孫不肖,沒資格當台灣的領導人,沒把台灣敗在蔣家王朝裡。

反觀習近平的這輩太子黨,盡是殺人兇手,又是二代廢材,哀哉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