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殺人

彭文正這些人想造成「曾參殺人」,在蔡英文的支持者心中留下一抹陰影,其心可鄙,該有人去調查一下彭的金錢往來狀況。

但放在更大的層面上來看,這種製造流言、散播不實指控的行為,要怎麼處理? 傑佛遜可以說是全世界第一個政黨輪替的總統,當時政爭伴隨新聞事業的發達相當激烈,報紙,這種兩百多年前的社群網路,一天到晚刊有抹殺傑佛遜人格的文章,不是談他亂搞黑奴的近似黃色小說文章,就是講他獨立戰爭時挾著尾巴躲英軍的膽怯指控,再不然就是罵他不信上帝。傑佛遜每天都得愀著心讀報,但他認為最好的方法,不是禁言論,而是殺雞儆猴地告幾個報紙毀謗。他說,「我一直在想,把幾個最嚴重的罪犯起訴,對恢復媒體的道德,有很健康的正面影響。不要全面起訴,那會太像迫害。只要抓幾個就好。」

蔡英文總統該照做嗎? 也許沒有這個必要性。

傑佛遜同黨的幾個州長,後來聽命行事,但並沒有真正矯正媒體惡習。美國的政治人物,因而沒有走向類似新加坡,以訴訟威逼反對黨的治國方式。美國媒體要到後來,市場的經濟利益出現後,才有維持新聞倫理的表面紀律出現,那已經又是一個世紀後的事了。這之間,政治人物如何面對每天上演的「曾參殺人」、「三人成虎」?

很詭異的是,真正讓民主不致給混亂的媒體摧毀的,還是民主本身。攻擊傑佛遜的力道越強,抹黑的指控越脫離現實,越能讓選民看清楚反對黨的急切和無所不用其極,反而加速反對黨的傾倒。蔡總統要學的是傑佛遜的沉默,越隨敵人起舞,越讓瘋狂的熱度持續。不過我想蔡總統深明其道,除了拿出證據外,非常沉穩低調,不用別人教。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