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轉大人

獨生子女和父母相處的模式和其它家庭有很明顯的不一樣,在兩個以上小孩的家庭,世代的區別很清楚,父母是有權威和責任的團體,而小孩在獨立前,是依附父母的團體,各有所屬。但獨生子女,從生下來,就是和父母共有一切,心思、行為都是在這三人團體裡,緊密地養成,甚至會回頭過來影響三人團體裡的那兩個大人。所以在多小孩的家庭,我們可以看到七嘴八舌,但在獨生子女家庭,我們卻看到更多的默契,不用講明,就可以了解很多事,面對外人,還能三人一嘴,團結對外。楊絳的「我們仨」,很生動的描寫了獨生子女家庭的情感模式。

這麼不一樣的親子關係,擴大到社會上,當然會形成不一樣的人際關係。而中國幾千萬、甚至上億的獨生子女,已經把中國社會形塑得和傳統中國社會很不一樣了,所謂的小皇帝世代,是極端的不良例子,我們不應該以偏概全,但我們也不可否認,獨生子女的現象,肯定對中國的未來,有極大的影響。具體來說,在中國社會最有影響力的獨生子女世代,會促成中國的民主化,還是阻滯中國的民主化? 很難講。

十八世紀的美國革命,或者是二十世紀的台灣、南韓民主化,背後的社會結構動力,有很大一部份是所謂「轉大人」的過程。當美洲殖民地在十八世紀人口爆增,經濟結構發生巨大改變時,獨立自主而自由的新富族群,非常珍惜他們享有的經濟自由,政治上,英王的天高皇帝遠,讓殖民地的新美國人,也享有極大的政治自由。但就在這樣「轉大人」的過程時,來自英國國會的加稅舉動,以及英王任命的總督越管越多,讓成長中,對在新天地伸展手腳興奮無比的美國人,感到非常憤怒,因為這就像在極欲獨立的青少年身上,強加宵禁、收緊零用錢一樣,「太過份了」,非反抗不可。

對擺脫君主制有極大貢獻的Thomas Paine,在他著名的小冊子Common Sense裡說,「要知道獨立對美洲大陸好不好,我們只需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對一個男人而言,一輩子都當個男孩,是個好事嗎?”」

台韓的民主化,也是一樣的軌跡。隨著經濟自由化,新富階級對能夠獨立、自我管理的未來嚮往,但威權政府反而因為懼怕失去權力,而收緊政治自由。一個要轉大人,一個越把人民當小孩管理,衝突必生。而一如大部份人轉大人的過程,台韓的民主化,在極欲獨立的一代取得權力後,風平浪靜。這不流血的光榮革命,有可能是中國的未來嗎?

獨生子女的轉大人過程,也有反抗的時期,但這種反抗,不是其他家庭那種,「你勝我敗」的方式。兩個以上小孩的家庭,不是父母權威持續壓制成年子女,就是在反抗期時,子女徹底取得獨立的地位,而被視為成年人。如果有模糊地帶,在日後,都會隨著衝突而浮上檯面,而最終取得平衡。但獨生子女和父母的共生結構,讓反抗的過程,相對「溫和而不完整」。溫和是因為三人互相了解,比較容易包容,不完整則是因為「所有權」的切割,沒有因為衝突而清楚定位。所以這三人共生結構,是以一個緩慢的過程,把三人團體的主控權,從父母轉換到子女手上。

過程可以緩慢而平和,很重要的是三人之間的共識,即權力和責任,遲早是子女的,父母總有放手的一天。

如果把這個認知,放在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我們可以把共產黨視為父母,而中國人民視為獨生子女嗎? 也許獨生子女有這種,「有一天政府會把權力和責任交給我」的預期,而可以耐心等待政府,耐心接受政府的越管越多。這也許可以說明為什麼這麼多的政治控制,沒造成大規模的反抗。但這耐心是有限的。就算是獨生子女,也有長大的一天,也有想要話事的權力,負起責任,做起決定的時候。所以現在是中國共產黨認不清這個現實,不知道家裡有個想「轉大人」的獨生子女,當這獨生子女無法得到原本共識裡的權力和金錢時,所造成的衝突後果,將會是非常駭人的無情。

由此觀來,中國的去共產黨化,不一定會走向民主,但過程肯定會轟轟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