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國亡種

北京除了把維吾爾族男性關集中營外,還用了許多手法強迫漢化,大部份是用武力強逼,但也有用經濟利益誘惑,比如像在西藏和新疆辦的「內地班」,讓成績好的少數民族小朋友受漢語教育,然後到內地唸書,從下一代下手,逐步漢化。維吾爾、西藏和蒙古這些文化的消滅固然令人感傷,但北京急就章的作法,後遺症很大,恐怕種下未來中國百年動亂的種子。

多民族國家的治理,一直都是困難的事。人多欺負人少,拉到種族的層次,可以是相當可怕的後果。近代的大規模慘無人道屠殺,幾乎根源都來自種族衝突。希特勒殺猶太人、土耳其幾乎將亞美尼亞人滅族、盧安達的大屠殺,這些都是百年、幾十年間的事。人類的幾千年文明,並沒有在這方面進步多少,甚至可以說是退步的。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鄂圖曼帝國、蒙國帝國,甚至是大清帝國,這些多種族大帝國,在多數時候都是多種族、多宗教文明和平共處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正因為帝王擁有帝國裡的一切,帝王雖對其子民時有偏愛,但賢君都知道要保護少數,不容多數隨意欺負少數。北京城裡的喇嘛廟、大小清真寺,就是帝王家包容子民不同種族、不同信仰的象徵。漢彌爾頓和麥迪遜在美國制憲的時候,都曾稱讚過君主制的這個優點。

但這樣的帝國,本身就不可能長治久安,一旦帝國的控制因為勢力衰落而弱化,或是帝國經濟出了問題,帝制就會失去這種包容的精神,族群之間,又會因為生活方式、語言和長相的不同而自然分出彼此,進而產生衝突,如果再加上經濟資源分配的問題,你死我活的鬥爭,就成了必然的惡果。

但現代西方民主自由的世界,有比較好的方法對付多種族治理嗎?

我個人是持悲觀看法的,真正多種族治理成功的,只有瑞士,連美國和加拿大都不算。但美國和加拿大的例子,卻告訴我們,多種族但具有共同語言、文化,是可以用制度保護少數,而透過資源的「把餅做大」、雨露均霑,避免嚴重種族衝突。

瑞士怎麼辦到,可能幾本書都沒辦法交代清楚,更重要的是,瑞士的經驗幾乎是無法複製的。中國的菁英領袖,不可能把瑞士的歷史讀了一遍,就可以設計一套「五族共和」的漂亮制度……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前往《上報》閱讀,連結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