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會打

1930年,美國國會通過惡名昭彰的Smoot-Hawley Tariff Act,提高超過兩萬種商品的進口關稅,主要貿易夥伴立刻報復,加懲罰性關稅到美國商品上,全面性的貿易戰,把原本可能只是景氣衰退的股市崩盤,弄成長達十年的全球大蕭條。經過Smoot-Hawley的慘痛教訓,全世界再也少見這種貿易戰,直到川普當上總統。

Smoot-Hawley的一個反思是,如果關稅這麼重要的決定,放給國會議員決定,這些議員,很可能為了選區的需要,不顧全國的利益,而做出錯誤的決定。因此,談判貿易協定的權力逐漸地由國會轉到總統身上,目的是,行政部門有比較多專業官僚,總統比較能出於理性的角度決策,而不會重蹈覆轍。所以總統甚至擁有了快速談判的權力。但誰知道,美國會選出川普「這樣的總統」?

這種鐘擺式的權力分配,現在輪到民主黨主宰眾議院,很有可能就把貿易協定的談判權,再從白宫手上搶回。這是我上篇文章說的,美中雙方,都在等第三個玩家上桌的原因。民主黨會從川普手中要回多大權力,我們還不知道。但很多人都搞錯一個重點,以為Smoot-Hawley是個意外,因為這個意外後的慘痛教訓太深刻了,所以歷史絕不會重演。

我說Smoot-Hawley不是意外,而且歷史也沒有不重演的理由……

全文未完。欲閱讀全文,請點「會員及媒體」,參閱會員加入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