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沒師父

選舉沒師父,政治演講自然也是沒法一教就會。昨晚民主黨首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個個能言善道,鏡頭一照到,不管話講得有沒有道理,不管文有沒有對題,每個候選人,都能侃侃而談,沒有吃鏍絲,也沒有停頓,更不需要看稿。對照前幾天國民黨的政見發表會,我們就知道,國民黨的候選人,還差得遠。不是業餘從政,就是在老官僚體系裡待久了,對人民演講,很吃力呀。

當然民進黨的也好不到哪裡去。街頭打滾、馬上打天下的那一代過去了,菁英官僚治國的那一代,畢竟是與人民有距離的,賴清德也好,蔡英文也好,都有讓人立刻沉沉睡去的功夫。但不管是國民黨和民進黨,下一代的政治領袖,都是在民主政治裡長大、薰陶,所以會越來越有美國政治人物的那個演講能力。讓人期待台灣民主政治,走到下一個階段的發展。

韓國瑜當初的竄起,讓人很有川普語言的味道,但慢慢地,人們感到韓國瑜只有街上混混的氣息,而沒有政治語言的能力。話不是講得淺顯、粗俗,就可以一再換得歡呼聲,選民不是幼稚園學生,興奮的新鮮感過後,還是想知道,到底在說什麼。「淺顯易懂」四個字,重點還在「懂」這個壓軸的關鍵。不少人不知道,川普在參選以前,他是去過無數演講的場合,從打歐巴馬的出生證明開始,到慢慢知道極右派的心理,而最後一舉擒獲共和黨主流民意,這中間,經過了多少政治言論、政策主張的考驗,豈是你這個愛喝酒的小混混所學得來的?

郭董的演講是沒救了,年紀都不小了,一輩子致詞習慣,要他流暢地講人民的語言,不可能。光想到蔡英文和郭台銘同台作總統選舉辯論,我就煩惱。煩惱歸煩惱,為了選票,這些人,願意做讓自已不舒服的事,值得嘉獎。

每一次美國的總統大選,一場又一場的辯論,就是在大聲地告訴中國人,誰說大國、強國不適合民主。而每一次台灣的選舉,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也是在告訴中國人,誰說華人不能民主。打臉共產黨,莫過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