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說話了

前白宮顧問班農(Stephen Bannon)不知道對川普的影響力還有多少,但他對中國的看法,很可能還是華府保守派菁英的共識,所以他週一在華盛頓郵報的投書,很值得一觀。

首先,他認為美中貿易談判,不管結果如何,簽下的任何東西,都只會是短期的停火,因為美中兩國進行的是長期的經濟和策略大戰。他說,我們先應該有六項認知,才能理解為什麼和共產黨政權妥協是白費力氣。

一、中國從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共產黨就在和民主國家爭戰,中國是美國從來沒見過的經濟和國安威脅。如果中國答應了美國對科技轉移、智財保護、貨幣操控、網路間諜、貿易壁壘、國企補貼等各項要求,那無異要拆整個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台。

二、如果美中有任何協定,那不是兩個相似的系統尋求更進一步的結合,而是兩個極端不同的經濟模式的巨大衝突。美國可以想見到最好的結果,是中國放棄當前的作法,而讓美國有強制執行協定的機制。而中國可以想見到最好的結果,是中國在提交一堆文件,做了一堆無法實現的承諾後,美國就解除關稅,讓中國等到川普下台,看看比較不反中的民主黨政權是不是有改變。

三、中國國家資本主義有許多既得利益者,奶水豐厚的國企經由政府補貼和盜取科技而得以生存,如果中國改革了,這些國企就會失去競爭力,而讓許多共產黨官員丟失利益。這是共產黨內部政治的現實,劉鶴為守的改革派,對抗的是一大票既得利益的對美鷹派。現在黨內的笑話是,劉鶴有50%的機會變成鄧小平那樣的改革開放代表性人物,另外一半的機會是被關進大牢。

四、白宮內外有一派的人,利用川普對股市高點的驕傲,還有對失去農業地帶選票的擔心,想要讓川普接受一個對中比較溫和的協定。但這是一個錯誤的看法。美國經濟在對中施加關稅的情況下,仍然穩健成長,對中強硬不會讓經濟和股市崩盤。但如果對中軟弱,民主黨的參議員Chuck Shumer和總統候選人Bernie Sanders,都會迫不及待地攻打他,而共和黨內部,甚至會有對中鷹派出來挑戰初選。所以川普最好的政治算盤,反而應該是對中強硬。

五、即使是最嚴格的協定,沒有監控機制也是罔然。美國最大的危險是,現在簽了看起來很好的協定,但幾年後發現被騙了。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美國以為會有十幾億的消費客戶,但得到的卻是丟失的五百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

六、世界逐漸看到一個軍事化的集權政權。中國把上百萬人民關入集中營,壓迫維吾爾族、基督徒、佛教徒,監視、奴役自己人民。這是歷史性的時刻,世界正分成一個自由,一個奴隸的兩個陣營,川普和習近平的對抗結果,會改變世界走向。川普贏了,世界就更自由、更民主、更市場資本主義,而習勝了,中國特色的國家資本主義,就會讓世界走向極權。

班農最後說,美國對抗的是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持續是共產極權的受害者。我想,這是美中對抗裡,最讓人感傷的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