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 on it

有時候我們會對某些衝動的想法說,「Let me sleep on it.」讓我把想法擱著,一覺醒來看看會不會有所改變。郭董徹夜未眠,思考選總統的事。他在思考什麼呢?

我認為我們要相信他說的,如果他參選,他是想為後代做些事情。有些人評論說,這些有錢人,有了錢就想要權。他們可能不知道鴻海大帝國的權,可以比中華民國總統不知道大多少倍。當然,政治的權力和商業帝國有的權力不太一樣,政治權力是貨真價實可以影響舉國青年的了不得權力,就算在一個小島國上,一樣影響深遠。

郭台銘的使命感和能夠成就的政治事業,應該不是他思考的問題,縱橫天下的人,有的是自信什麼事都幹得成。他思考的,應該是如何處理千億美元的鴻海大帝國。

彭博選紐約市長,他把整個彭博大帝國交了出去,只有持股,而沒有經營。要等到他下任了,他才回鍋他的事業。但彭博當的是一市之長,信託持股後,切割個人的商業利益和紐約的公共利益,問題不大。郭董的帝國,卻是一大半處於共產黨的治下,當了台灣總統,政治利益和商業利益要如何切割? 郭董不可能信託持股後,台灣選民和中南海高官就會相信鴻海和郭台銘是兩碼事。選民只要有疑慮鴻海利益會讓郭董受制於共產黨,就算他選得上,也會讓他幹得不會順利。而北京只要相信可以透過鴻海影響台灣政治,他們就一定會把手伸進來。

所以我認為,郭董還要兩天才能有答案,就是在思考放棄鴻海的可能性,並且同時和共產黨溝通如何處理他從政後的鴻海帝國。

「千億美元,一生心血」,對上「青史留名,一代偉人」,郭董可能真的要好好睡一下,想清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