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勝之後

沙特說,「如果把勝利的細節告訴你,聽起來會和戰敗沒什麼兩樣。」蔡英文在民進黨初選的勝出,就是這樣的慘烈。初選過程中的一路落後,黨中央三度更改初選規則,遭受批評不斷,同時,國民黨敵手的氣勢驚人,讓蔡的連任之路,數度瀕臨絕境。而賴清德尼采式的預言,如果蔡總統在初選打敗他,「就會是蔡英文2.0」,在現在聽來,正確無比,因為蔡英文面對這許多困難,仍然保持優雅,不疾不徐地打贏初選,這初選的確讓蔡的戰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

但仔細研究蔡的勝選要素,最後可能還是得歸功「中國助選團」。從年初習近平的元旦講話開始,中國因素就出現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而且隨著國民黨候選人親中的旗旘高舉,更把台灣人未來的命運,緊緊地綁在總統大選的結果。經過三年考驗、美國認證的蔡政權,就在對比中,越給人穩定,越給人保衛未來的安定感。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更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地把原本遊移不定的選民,堅定地推向維持台灣主權現狀的蔡陣營。

但接下來半年的選戰,蔡英文還能維持這樣的氣勢嗎? 這要取決於中國助選團的態度。

如果北京主政的高層,是如同鄧小平一樣的有信心和能力,他們可以從「失敗」中學習到教訓,可以從容地放過這一局,讓國民黨代理人暫時不再推兩岸統一的進程,而讓國民黨人有機會用經濟議題,打敗民進黨。而如果北京主政的高層,是如同江澤民、胡錦濤時期的派系共治,那內部的激辯,也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別急,先等等」。但北京現在的局勢,沒有氣度恢宏的強人,沒有恐怖平衡的太子黨惡鬥共青團,只有色厲內荏的習近平和他的治國小圈圈,而這集大權於一身的小團體,正處於和美國惡鬥的宏觀環境,「寧左勿右」的氛圍,因此中國的對台政策,只有硬幹,沒有軟下身段的空間。

北京很可能硬推香港的「逃犯條例」過關,如果香港的局勢是這樣的不可收拾,對台的干預,只有更多,力道只會更強。透過代理人出手談兩岸統一的可能,只會更上檯面。文攻武嚇的戲碼,也會出檯,規模很可能會超過九六年的台海危機,到時就不是美國派艘航母巡守台海就可以解決了。就算北京在「逃犯條例」上鬆手,讓國際緊張局勢稍為緩和,共產黨對台的進逼,也不會鬆手,因為台灣政局的倒向北京,是北京要回面子的重要關鍵。「在香港失去的,要在台灣討回來」,所以不管香港政局如何,逼迫台灣的力道,只會更強。

但國民黨現在看到蔡英文民調的氣勢,應該深明「親中」政策的下場。人民,尤其是年輕人,並不想向中國靠近,對這大怪獸,台灣人民只想離得越遠越好。懂台灣政局,知道民心項背的國民黨人並不少,但這群一樣以台灣主體性為首的國民黨人,就要直接面對北京傀儡的挑戰。國民黨短期的內戰,會把這兩個陣營的分別,劃分得很清楚。國民黨的初選一直選下去,台灣人民,就可以清楚劃分出,藍營的媒體和政客裡,到底誰才真正以台灣的未來為念,而誰只想賣台當特首。

對民進黨而言,賴清德的認輸,給了黨一個團結的機會。深綠的跳梁小丑,不足為懼。真正要準備的是國際情勢的一日數變。隨著北京的鷹派抬頭,加上美國的總統大選日近,美中之間的衝突,力道會越來越強,從經濟競爭,擦槍走火成軍事衝突的機率日增。而中國要先下手為強的對象,台灣高列榜首。運用選舉的激昂,共產黨製造紛爭,促成出兵金馬,甚至是本島的可能性不小。除了不斷地在媒體上提醒民眾外,國安單位的情蒐,不但要擴大,更要把取得的資料適當地運用。蔡政府的高層,不要怕拿情資和國民黨的候選人「講清楚」下場為何,要防範於未然。

民主的果實,要小心呵護,在承平時期如此,在面對外來挑戰時,更要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