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不在乎

呂秋遠大律師談長榮罷工結束,「這一點點讓步,卻是台灣勞動權利的一大進步,因為總算真正有工會敢跟資方說,有員工敢跟老闆說。真正的勞權不會是建立在資方的善意上,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衝撞,讓緊閉的大門露出一些陽光。」呂律師事務所的員工都看到了吧,不用和老闆開會反應爭取權利,不要把希望建立在老闆的善意,去衝撞,去罷工,你們才有辦法得到應有的勞權。

別人的公司,別人的生計,反正他們也不用管,喊衝喊殺,後果又不用擔,左派正義來得真廉價,怎麼不去教自己員工如何罷工取勝?

當然呂律師會說,他是良善的「資方」,員工福利好,勞動條件佳,長榮不能和他比。但你怎麼知道有成千上萬員工的長榮「資方」,不也自認員工福利好,勞動條件佳? 讓呂大律師經營長榮的話,他能保證做得到一樣的福利好,條件佳? 到底誰能客觀地說,那個資方才是「良善」? 是不是都該來個外部工會,好好「衝撞」一下,大家才知道勞動條件如何?

話說這外部工會,真是「共產國際」的好兒女,沒有對公司的忠誠,沒有對職業的責任,只有對階級的忠貞。華航的罷工,有長榮員工帶頭,而長榮的罷工,有華航的員工鼓動,這是哪一國的奇妙罷工法? 把敵對公司,用罷工手法打垮,這真的是合法罷工嗎? 有沒有背信的問題? 這樣的罷工如果合法,台灣政府直接宣佈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在台不適用,不要再騙外商來台、在外台商回台投資了。

人材的競爭、市場的競爭日益加大,公司做為大部份人一輩子的生涯歸屬,共同打拚的對象,讓搞勞運的外部工會煽動,把公司的問題,簡化成只要罷工,就可以解決,「公司不再威權管理」,世界就會太平,那是太傻太天真了。這次的長榮罷工,非常清楚,是公司和空服員的雙輸,長榮自此內部就階層化了,再沒有可能有為一個品牌共同經營的文化,真是魚死網破。整場罷工,只有一個贏家,就是那些身不在航空業的外部工會幹部。人家從一開始,選定航空業煽動罷工,就定好攻陷華航、長榮兩大的目標,既有空姐罷工的話題性,又有實質影響消費者的後果,三年走下來,正中下懷,還養出更多的年輕左仔,成果豐碩。

但我還是對台灣人的務實性格感到樂觀。雖然來我這洗板、威脅退讚的聲音很大,但我看見更多默默支持的朋友,都了解到罷工的問題所在。話說回來,到底威脅退讚的意義是什麼? 左派永遠可以讓我見識一些我從來無法了解的行為,不可思議。

我常常感嘆,這世界真了不起。所有我們吃的東西,用的東西,除了來自太陽的能量外,都由地球上原本就有的原子構成。幾億年前的地球,有著一樣的原子,但卻是荒蕪沒有生機。有了生命後,地球變了。但工業化後的這幾百年,人類的發明創造,讓地球變的幅度遠勝過去幾億年,我們用一樣的原子,卻讓我們的行星可以養育幾十億人,讓這麼多的生命過上舒適而快樂的日子,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人短短的一生,你可以積極參與創造,貢獻自己的心力、能力,你也可以專幹扯後腿的罷工鬥爭,地球不在乎你的,只是你臨終回顧一生的時候,回想你拆下的城堡,比你蓋的房子更多的時候,你怎麼對自己交代而已。